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有路 有光

     放学的钟声敲响的时候,起跑的发令枪,也响起来了。    一天的课程结束,耀眼得发白的太阳开始渐渐向西边迈开脚步。好吧,现在、预备、跑!没有人下达口令,但一群孩子不约而同地冲出教室,每一个都像张开翅膀的雏鸟,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气向外飞去。    小小的黑黑的阿曼,也是其中的一员。    风在耳边掠过,书包跟随着步伐的频率,一下一下地拍打在阿曼身上。这条小路不短不长,沿着河道,时而弯曲,时而笔直,一直通向阿曼的家。这上面洒满了阿曼的汗水,和奔跑时飞快移动的小影子。    阿曼觉得这条路可爱极了,因为可以直接通到她的家,他是幸运的,班级里有许多同学没有一条小路,平坦地回家,他们要翻山越岭,还要穿过河流和荆棘,要比她更辛苦,比她跑更远。&n……[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家乡的小路

    前言:家乡有两条路,一条是土路,我们称之为小路,一条是水泥路。一条被看作是落后的象征,一条被我们称之为发展之路,两条路并行不悖,生机勃勃。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belong......美国乡村歌手约翰·丹佛的《country road,takeme home》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每当这熟悉又动人的旋律传入耳中,走在城市的柏油马路的我,思绪便不由地飘回到老家,想起老家那条有着无尽回忆的小路。 记忆中的小路没有公路的平坦与宽阔,也没有山路的崎岖和曲折。它只是一条普通的乡间小路,却有着无限的甜美:有依偎着小路澄清的小溪,旁边是大片的田野,还有那遍路的野花和野草。小路虽小,却是附近几个村庄来往的必经之路。小路就这样和着流水和乡下的恬静、纯粹,使我每每想起就觉得无比温馨。 小路一年四季的景色变幻无穷又……[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丝韧瓷润富强路

    驼铃古道丝绸路,胡马犹闻汉唐风。穿越千年、绵延万里的古老丝路,因习近平总书记倡议的“一带一路”而重返全球视野。我们踏上这条曾经满是羌笛胡笳、金戈铁马、关塞狼烟的路,奏响中国这一文明古国“一带一路”的交响乐。2000多年前,我们的先辈筚路蓝缕,穿越草原沙漠,开辟出联通亚欧非的陆上丝绸之路;我们的先辈扬帆远航,穿越惊涛骇浪,闯荡出连接东西方的海上丝绸之路。古丝绸之路打开了各国友好交往的新窗口,书写了人类发展进步的新篇章。这是一条和平之路,彰显中国恢弘气势。特蕾莎修女有颗坚定不移热爱和平的诚挚决心,连希拉里都自愧不如,让世界人民尊敬,她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特蕾莎可以做到的,中国更有力量做到而且能做到更好。“一带一路”理念提出4年来,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短歌行

    民国廿六年,冬,北平。一场风雪刚刚停住,天空依旧雾霾沉沉。这座已经挣扎了几千年的古城,似乎自从召公奭被西周武王分封到这里,就从来没有换过主人,层层叠叠地包裹在深深浅浅的灰色中。大街上传过来的鞭炮声和锣鼓声,在一片晦暗的灰色中,也变得格外黏稠,好像只有那个突然发出的稚嫩喑哑,才能让人隐约感觉到有个什么鲜活的东西曾经走过。发出那个声音的嗓子,长在一个满头蛤蟆癞痢疮的小子身上。这小子顺着鞭炮锣鼓声,挤在人群里,没头苍蝇一样,东钻一下儿,西钻一下儿,终于找了个缝站下,用土布袖口上满是鼻涕的胳膊肘碰碰身边儿麻屣鹑衣的汉子。那汉子劈头就是一掌:“嘿,你个猴崽子!你给爷瞧瞧,捅哪儿了?”大清朝的皇上是早已经搬出了紫禁城,可现如今,满城的爷们,没一个倒了架的。癞小子连忙……[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路漫漫又如何

      她家在离山脚不远的大樟树下,一幢曾祖父留下的老房子,墙皮脱落,青苔滋生,也算是一派生机。  她现在是一位勤劳朴实的农村妇女了,脑后扎个大盘髻,用一根木簪固定,期间还可以看到丝丝刺目的银丝。她老了。已然失去年轻时的那股霸劲,嗓门也不再窜上天。她老了,只能不浮不躁,一门心思地打理自己的余生。  她被村里人唤作“梅嫂”,据说是从大山那边的村庄嫁过来的。当年几十人的送亲队伍,敲锣打鼓,震惊了村里所有人家。一顶绣有富贵花开的大红彩绸罩子的花轿,几担神神秘秘又沉甸甸的嫁妆,似乎是高高兴兴地嫁到了村头白家。婚后日子算是滋润,那时的白太太尝到了与大家唠家常摆阔气的甜头,于是每天要挑几件衣裳到河埠头去洗洗,一洗便是半天。而在大家的印象中,她是个口齿灵活的人,说起话……[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漫步于路,鸟语花香

      漫步于乡间小路,轻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阳光透过叶隙,细小的光斑在周身跳跃。蓝天之下,不时有鸟雀飞过,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与美好。踏上小桥,低眸,却见不应有的垃圾随波逐流,我皱起了眉。  近几十年,人类抛弃了“与自然和谐共处”观念,以毁灭的姿态,不计后果的向地球的资源发起总攻。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水泥地板隔绝了泥土与崎岖,同样也隔绝了舒适与自然。环境正迅速衰老,生态已残破不堪。多少次行走于街头,却无一丝轻风拂过,没有一袭鸟语花香,有的只是惨白的天空以及毒辣的太阳。多少次眺望远方,海面上漂浮的是厚厚的油污,累累的白骨;树桩的上空盘旋的是流离的飞鸟,凄惨的哀嚎。七彩的生态正逐渐褪为白色,褪为这象征着单调与死亡的颜色,她正在以别样的方式向人类哭诉着她的悲哀……[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蒲公英的土路

      初到城市,我曾疯狂地喜爱柏油路,它平坦光滑,绝没有坑洼不平。晴天,它绝不会尘土飞扬;雨天,更不会泥水四溅。但适应了城市的生活后,我竟然越来越怀念起老家村头那坑坑洼洼的土路了……  踏上土路,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花草的芳香弥漫在空气中。土路两边是两道沟,沟虽浅,却也足以让小小的我身陷泥淖而身处险境。爷爷走在沟的边缘,紧紧地拉着我的小手,他怕一松开手,我就会偏离土路,掉进沟里。  直到今天,我仍然不清楚属于我的路通向何方,但我知道,土路是属于爷爷的,而我只是土路的一个过客,我和路边的蒲公英一样,也会离开土路,奔向未知的人生之路。  现在,仍然不习惯城市生活的我,还是经常站在人来人往的柏油路口,看着大家匆忙地奔向四面八方的道路,我仍然看不清哪条路才是我……[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致老友

      “我不在的时候,你一个人靠着墙;我在的时候,你靠着我的背。无论什么时候,那都是无坚不摧的。” —题记 有过酒肉朋友,有过言语知己,有过弦乐知音,但最值得提的莫过于那位老友。 不记得初识大庆那天是什么日子,也许是风和日丽,也许是杏雨微风,也许是电闪雷鸣,但我记得认识她后我的心情有风和日丽,有杏雨微风,有电闪雷鸣。   几年前,我们如胶似漆。那时我身上从来不带纸巾因此她笑称我为男孩子;那时每次过马路她都会拉着我的手说怕我走路不长眼;那时有一次晚自修下课回寝室,途经办公室,我恶作剧般地把她推进去,自己飞奔下楼,后来她追了我半路,却赶不上我,自己又生了半路的气。于是我扯着她的袖子说了半路的“我错了”。当时是我有错在先,却比她还委屈。   几年后,我们分隔两地。……[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