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他们都说,我们长得像,只是,她年轻时没有我漂亮。
  她于是微笑,几分得意与骄傲。
  她曾也是小女孩,住在砖墙四合的院落。门外是枣树林子,更远些的地方,有一块块碧绿的菜畦,和弥漫着草柑味的玉米 地。
  她穿素色的布衣裳,挎着篮子从田野阡陌间走过,篮子里装满喂鸡的野菜。她有点沉默,有点安静,不像别的孩子吵闹,清高或者孤单的样子。
  她喜欢和守院的小黄狗玩,她喜欢看错落有致的美人蕉,然后记下视野里它们艳丽的模样。她站在当年看起来很大的院子里,阳光洒满,小黄狗追着尾巴转圈,她觉得生活崭新明亮,充满了莫名的希望。
  她不爱打扮,却也喜欢穿上连衣裙,挎上白色的小包,骑单车穿过春风里的行道树去上学。田野渐渐消失,枣树林子也不见了踪影,成为了马路和各种各样的工厂。
  她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成长,无牵无挂,直至遇见了他。
  他说她的眼眸像幽幽的湖水,漾在他心里。她织了毛背心送给他,粗线纯毛毛背心——深情的紫色。他们一起去初开的春河边,他买给她那时昂贵而美味的烤鸡腿——她吃,他看。
  他是正义凛然的人,真正的年轻人,一脸热情,一脸勇气和自信。
  他们就这样有点莽撞和草率地相爱了,没什么波澜,又领了结婚证,她成了他的妻子,在一个和暖的九月。
  他们一起筑起了温馨的小窝,日子过得又美又缓。她穿棉质的家居服,拿着喷壶给芭蕉浇水;她在阳光充沛的日子晾晒被褥,一通拍拍打打扬起细小尘埃,在空气中旋转飞舞,亮晶晶的。
  初夏的晚上,星星的碎片散落一地,她抱着小小的我,哦哦哼哼地从房间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湿热的空气充满花露水的香味。他跑遍大连为我买回红色塑料的浴盆,她为我洗澡,又涂上洁白的爽身粉。等我终于在她怀里睡熟,他小心翼翼地剪我稀疏的头发,她满是慈爱与幸福地看着。
  岁月的行板永无停息。她为我梳头发,用彩色的皮筋扎着小辫;她也为我剪头发,效果却不是很好。
  她买许多花裙子给我。
  春天他们带我去动物园看熊猫,夏天到西湖访白莲,国庆节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被他扛在肩头看远处的烟花,大雪后在院子里堆雪人——两大一小。
  星海湾广场办服装节表演,他们又欣然前往,我趴在他背上,越过人群看衣着华丽的模特都不如她美。
  许多次,我们并肩坐在海滩上看落日,夕阳照着,一切都成迷人的橘红。
  我还那么幼小,小小的手掌,小小的脚丫,却已经懂得美。我淘出她的丝巾,艳丽地披在身上,模仿那些T台上搔首弄姿的模特,在家里晃来扭去。他哈哈大笑,她用DV录下一颦一笑。
  她牵着我的手送我去幼儿园,牵我的手带我去学美术,牵我的手去练钢琴,我的出行都牵她的手,刮风时蒙一条花纱巾,下雨时挤进她的大雨伞。
  她总坐在离我不远的位置,看我一天天长大,戴上了红领巾,戴上了三道杠,蹦蹦跳跳着放学回来。
  后来,我开始为她梳头发,为她染头发。
  她听别人夸我懂事聪明,欣然笑着。仿佛很满足,又仿佛不怎么在意一切。
  日子惯常地过去。
  她发给我长篇大论的短信,她总是等我睡后她才睡,她给我买最昂贵的营养品,呵护我仿佛一件珍贵的瓷器……她的担心总是那么细密,那么多。我不在她怀抱,我不在她视线,她就总有无法抑制的惦念与牵挂。
  谁让我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呢,她总是这样解释。
  春节里,广场的焰火映亮了我们的窗子,比起许多年前的国庆时看到的更加绚丽。
  我和她就一起躺在床上看。
  远的,近的,美好的烟花起起落落,耀着我们的眼目。
  仿若尘世的繁华,仿若许多的年华光阴,在我们眼前上演又谢幕。
  是近乎虚假的夜晚。
  我们就那样靠在一起躺着,一言不发。我偏过头望见她日益消瘦的脸颊,想着前前后后,那么多个她,那么多个自己。
  冥冥之中,我是如何成为她的孩子,成为她爱的寄托?
  她不再年轻,仿佛在突然的一个瞬间里一样,无可挽回地告别了曾经的光华。
  夏天的时候,我们还是一起去看荷花,拍下许多照片。
  冬天的午后,她坐在南窗的阳光里,逗弄着小黄狗,却早已是另外的一只。
  她喜欢为我削一只苹果,喜欢剥巧克力给我,于是,我嘴里盈满了莫名的希望,生活崭新而明亮。
  她总是心怀善意地对待所有人,她人缘极好。她依旧沉默安静,一个人在房间读书晒太阳。她却不再孤独。
  她把洗净的床单铺好抚平躺下,翻过身闻一闻洗衣粉的香味。她在这些细枝末节里快乐,无所担忧,无所惧怕。她好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她看似并不拥有什么,却分明拥有了全部。
  有时我们争吵,有时我们彼此生气,但是,那都是经不过夜晚插曲。
  我爱她,我不曾亲口说出。
  她却明白一切。正如她也一样在无言里爱着我。
  我也喜欢为她削一只苹果,喜欢剥一块巧克力,塞到她嘴里。这一世的恩情,我将怎样报偿——然而,她给予的太多,太多。
  于是这所有——我唤她,“妈妈。”
  我想,我们是世界上最相爱的母女。而这所有,我只能在文字里轻轻对你说。
  我们本是同一个生命,我深深相信。
  他们都说,我们长得很像,只是,年轻时你没有我漂亮。你于是微笑,几分得意与骄傲。
  我说,你很美,我们是一对母女花。

评论: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