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花语无声


  淋漓笔墨刚画完唐时明月,铮铮银弦又拨起晚清的春烟秋露;烟波江上荡漾着越女的清歌,一面风帆便已带过宋时的胭脂泪雨。岁月流逝,花开花落总关情,回首处,花语无声,埋藏心冢,凄美间是不为外人而道的情感,独吐幽芳。

  花语无声知寂寞。“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细雨朦朦,落花缤纷,将衣裙打湿,是幽密的情感浓浓烈烈;花落满径,是沉敛的心情深邃坚毅。他将忧伤的精魂流连纸笔,他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什么相国公子,御前侍卫,人人歆羡那华冠丽眼,可在他内心深处埋藏着深深寂寥,昔日“赌书消得泼茶香”,如今“心字已成灰”,他是纳兰,那独伫细雨寒烟中的纳兰,“十年踪迹十年心”,道不尽他平身悲伤。纳兰的寂寞是一人独愁,而那位唱叹“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李后主,他的寂寥是随兵戈铁马沉沦消逝的南唐的悲伤。千古词帝小楼对月,东风盈衲,离家散国之恨将他的心煎熬成灰色。他将寂寞的花瓣散于纸张,化为“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化“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开启了词的新时代。还有些人的落寞是英雄的奉献,细雨不仅只沾湿衣裳,更滋润了厚重的土地;闲花不止于落满香径,更吐露着“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情怀。被贬伊犁,在寂寞中高歌“苟礼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被贬密州的苏轼;被发配潮州,爱女死于途中的韩愈。他们在边远小域兴教育、修水利,受百姓爱戴。

  花语幽幽,声声诉钟情。古老的饮水词中唱出那句“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那是痴心独钟的爱;是谁东篱把酒,南山种豆,独爱田园清逸,与世俗官场“息交绝游”;又是谁“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他们坚守内心志向,一旦选择,永不放弃。花语脉脉,沁芳流红的涓流夹含了黛玉多少愁泪,此情独钟,此花独幽,三块旧手绢拭不尽面上珠泪,秋夜窗纱早已被愁情浸湿,花魂两逝独留钟情。因坚守内心一方净土而独钟,纵使花落,亦暗香横溢。

  花语无声,默默诉说着一些平凡女子的不凡人生。一顶青衫马车,一队出塞仪鸾,就此尘归大漠,独留夕阳黄昏中一座孤独的坟墓。听,静听历史红颜的哀叹情愁,有一抹琵琶炫音扬起大漠尘土,她用娇弱的身躯换取胡汉和平,“若以功名论,几与卫霍同。”还有一位红颜唱出“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少女娇羞,“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的妇人情愁,在词坛上留下“人比黄花瘦”的绝笔。无论是王昭君还是李清照,或是那些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红颜,她们以静婉的姿态拒绝平庸,在历史的光影里遗落暗香。

  花语无声,悄悄作别暮春。蓦然回首,是寂寞的身影、独钟的情怀、不凡的姿态长存于似水流年。

评论: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