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读《周南.桃夭》有感


  初读这首诗经是在一个小巷书馆,那条小巷因与现代气息不相融洽,最终被改造成水泥地钢筋房的街道。那难得一见的复古怀旧气息也就被抹灭了。于是,那小书馆里的那本泛黄纸页的书册亦在我记忆中占据了一隅之位。开篇便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再向后两篇便是这首《桃夭》,成家持家到子孙满堂,仿佛人如桃花,花若人世,在花开花落时写下命运的迹痕。“夭夭”、“灼灼”,花开烂漫,像春风中燃烧的一团粉云,想象在小村篱墙畔探一枝早春红桃,嫩翠柔红,在缓若烟云的东风中轻轻摇曳。

  桃花,满树嫣红,远观恰似在枝头晕开的笑靥,分不清是花红的艳美还是女子的妖娆。“灼灼其华”的丽美耀目,花落叶繁的铅华洗尽,让人想起息妫,桃花夫人,相传她死后血溅处长起一树绯红桃花,后人还为她建庙称桃花庙。

  初读之时只对桃花有艳美娇丽的印象,可当读到“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一句才渐感悟桃花的静美,当人间四月芳菲游春已尽,她才娉婷静放,一夜雨后,不见花残满阶但见红霞满枝,美得如此安静,不惊破一缕游岚,一抔晨露,让红尘不泛一层波漪。

  桃花花落,告别那霞绮云柔的春日,当有饮露夏蝉倚其枝头,浓翠繁叶掩去枝杈,在榴香荷芳的暖风中沉淀去梦,宛似深宅大院中那个曾经倚门回首嗅青梅的姑娘如今已成人妇,在岁月流逝中“宜家”。

  不知在桃花飘落的那方泥土中,是否流淌着一瓣芳红的暗香。

评论: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