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苏醒


苏醒

雷金蒙

  少年,无心。

  他自出生开始,便少了一样东西。手脚冰凉,面无欢颜,像一具僵尸,极其安静地躺着,行尸走肉。

  十几年来,他没有说话,更没有喊过一声母亲。

  愧疚。母亲知道是自己对不起孩子,没有给他一颗完整的心,母亲发誓,这一生要帮孩子还心,让他苏醒。

  家里的生计都是靠母亲的裁缝店维持的,店铺异常简陋,但东西却已经将房间塞满,不留一丝缝隙。这里很小,一张大桌子,一把剪刀,一个熨斗,还有墙上正挂着的照片。

  人家都说,母亲会赚钱。那么小的店,却可以承载起母子两人如此巨大的开支,包括给儿子看病的费用。

  母亲只是笑着。别人哪里知道,母亲每天赚的钱却不够吃一顿饭!她只有把饭拿给儿子,轻轻地吹着,然后一口一口的喂,而自己吃的只是碗里剩下的几粒米渣子。有钱就存着给孩子看病,没钱自己饿着。

  那年,天大雪,母亲遇到一位神医。他说,高寒雪域的雪峰顶长着一种花,名叫雪莲。此莲是天地之心,吸日月之精华,聚世间至寒之气炼化而成,八百年开花,八百年结果。但雪莲无魂魄,这至阴之极到阴之体需有至阴之魄,而这至阴之魄早已落入凡间,附身人体,化为人形。等此魂魄归位,方能化雪莲之心,使无心者苏醒。

  神医走时,面容安然,却心神不宁。他回头,笑道:

  此至阴之魄,乃为无心者之母。

  遂消失于雪中。

  大悟,原来自己落入凡间之时就是来救自己的儿子。母亲要让儿子苏醒,让儿子有心。

  是的,苏醒。母亲将要了却一桩千年的心愿。

  冬寒,母亲早早地关了门,用车子将儿子拉到雪山脚,只身一人上山采莲。山中四处都被雪覆盖,寒风呼啸,漫天大雪袭卷而来。世界是一片无情的惨白。她每一步都是异常艰难,一只脚深深地陷进去,又用力地拔出,用两只僵硬的手扎在雪林中,向前缓缓爬行,一步,又一步。

  回头望,那是无数深深陷入土地的脚印,是来自母亲躯体的灵魂。

  她看不到孩子了,周围都是凛冽的空气,杂着刺骨的凤,在大雪中穿梭。母亲摊在雪中,喘出微弱的气息。她的面前是一朵盛开的雪莲,通体淡紫,花开五瓣,中间却是空的,没有心。那雪莲风吹不动,雪击不到,就这样静静地立在这儿,立在母亲的跟前。母亲掩不住脸上的褶子,千沟万壑,仿佛下一刻就要随着这一抹灿烂的笑容一起崩塌。

  笑声被冰雪瞬间凝固,在高寒山脊飘扬,久未散去。

  她将手颤巍巍地抬起,放在雪莲之上。顿时母亲身体通亮,放着白色的耀眼光芒,忽的化作一束白光,穿进雪莲的内部。

  世界裹在茫茫的白雪之中,分不清天地和大山的边界。

  只见这圣物横空出世,卷起漫天狂风玉雪,一柱白光直冲云霄,又像镜子般反射进少年的胸膛。

  雪莲,绽放出最美的花朵。待八百年后,又是高寒雪域中圣洁的灵魂。

  雪渐息了脚步,云雾掀开光亮的天空,太阳隐隐闪着金色的光,融化这雪域之上一切的寒冷,困难与不幸。阳光透过洁净至极的空气,笔直地洒向少年的身体。他缓缓睁开眼睛,全身的血液静静流淌。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在胸膛翻滚,愈来愈热,愈来愈烈。少年的眼里溢出数滴冰冷且极其凄惨的泪,心忽的刺了一般。他能感觉到,那泪不是他的——而是一位清纯的女子,化作雪莲的心,睡在怀里。

  少年,苏醒了。他用最纯洁的心感受着人间的爱与温暖,像那时的母亲般,他看到了人类本能的善良。就如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每一个少年需要的正是来自灵魂的呼唤,是心灵的苏醒。

  但,已无人知晓——母亲的躯体依旧倒在着雪峰之上,被寒冷的冰雪深深覆盖。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