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纪念一堵墙


  说不清它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了,仿佛昨天我刚与它告别离开,今天回来,它就已经不在了。

只是一堵墙而已。它不知是什么时候站在那个位置的。屋檐已经破碎了,黑色的瓦片在记忆里始终是这样耷拉在墙头,墙角根的白粉被磨得稀稀疏疏,斑斓地匍匐着,露出棕色的砖。墙面上黑糊糊的,还留有粉笔、墨水的痕迹。旧墙外边圈起了新墙。旧墙本是无用的了,也只剩下朝东的这一面,孤零零地伫立着,几根铁丝那么一绕,正好在新旧两墙狭小的空间里开辟了一个养鸡场。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可它却了解我的全部,它是一直看着我的,看着我从一个又哭又闹的孩子,长高又长高。它看着我成长,我却看着它一天一天地衰老。

墙上有我用墨水笔写的字,幼稚的诗或是一个算式。墙上有我用粉笔画出的画,一只兔子或只是一个圈儿。

墙角有泥印——我在莫名的愤怒时会抬脚踹它,用尽全身的力气。我平静下来会去向它道歉——我相信世间万物都怀有自己的感情。我想,它该是原谅我的,它从来不说话,沉默——我需要这样安安静静的包容。

可是今天我回去,回去时它却不在了。鸡没有了,它不再有存在的价值。或许说,它从来没有存在的价值。曾经人们把它忽视,可有一天突然发现,咦——它怎么还在这里,碍手碍脚,又是这样的难看丑陋。

我的童年里处处有着它的影子。外婆的小院,翻新的屋舍,砍倒的树。童年的点滴越来越难以寻找。今天,墙也倒了,——墙倒了可以再建,可倒坍的童年,我可以在哪里将它重新找回?

也许它倒坍的一瞬值得纪念,对于一堵墙的祭奠,也许一样是为了我的童年。

                           邵卓人

评论: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