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感谢你,我的弟弟


感谢你,我的弟弟

愿你在与玫瑰重逢之前,依旧是纯真又善良的模样,我的弟弟,我的小王子。

——题记

月升月沉,花谢叶落,我们的故事挟裹着岁月的尘埃奔腾入海,耳边是海浪巨大悦耳的轰鸣。你在时间中长成我陌生的模样,却是想像中的美好。犹记两小无猜青涩旧年华,愿岁月温柔待你,至此终年。

你比我晚三年来到这个世界,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你开始上幼儿园,我已是一年级学生,你开始步入二年级的门栏,我却又走入中学,如今你是初一的青涩模样,我离高考已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机缘巧合,阴差阳错。

小时候,你总是粘着我,我跑哪你跟哪,说你是我的小跟班也不错。性情有些顽劣你却只是对我言听计从,这曾经是我最得意的事。当然,有时被粘得烦了,也会一脸反感的将你甩在一边,撇下一句“别理我!”,“我不和你玩了!”就头也不回的走开。那时年稚,所以不曾留意过我走后你低头呜咽的模样。我想即使是无意,我也始终对你少了一句“对不起。”

自从老房子拆迁后,我们一家搬到了西城区,和东城区的叔叔家隔了一片繁华而喧闹的海,我和你见面的时间也从一周好几次变成一年几次,时间总会消磨掉一些东西,比如你我间过分的亲昵,你的青涩与天真。不知什么时候,你已经从到我胸口的高度变成了几乎可以与我平视的模样,少年挺拔纤细的身影让我想起阳光下的小白杨。没有变的是,你依旧在生人面前不太说话,垂下眼睑,玩着手指,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我知道你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孩子了,澄澈的眸中有一片孤寂的海,倔强而忧伤。大人们总说你有一种超出年龄的成熟感,不是指外貌,而是心灵。每每看你坐在一旁,不言不语,阳光洒在你的发顶,皮肤有种透明的质感,我总是感到内心一阵酸涩,不是可怜,而是心疼,不知什么时候,你纤瘦的身影往旁边一倒,就这样睡着了。

在过去几年无数个黑夜,你也是这样缩在一旁,听着隔壁父母的争吵声悄然入睡吗?星辰稀疏,月色寂寥,你把酸涩的眼泪埋进心底,汇成一片沉寂的海,无月无星。

或许是因为你过早失去了一些东西,所以你强迫着自己长大,更加珍惜身边的人。有时你看这个人情冷暖的世界比我看得还要清明。

春节那几天,叔叔一家、爷爷奶奶来到我家过年,你似乎又长高了些,穿着衬衫牛仔裤,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十三岁的你已有了几分青涩的俊朗,抬眼看到我在看你,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姐……”还好,你声音还是小时的清朗,我真的怕哪一天我会忘了你小时的模样。你瞅到我墙上偶像的海报嘀咕了一句:“姐,你为什么喜欢他们啊?”我淡淡的说了一句:“歌好听。”你不懂的,说多了也没用,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你“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窝在沙发里,似乎在听什么东西,我也不去在意。随手多吃了几颗茶几上的牛肉粒。

初二、初三,我们一家到叔叔串门,婶婶笑盈盈的将一盘牛肉粒堆到我面前,我有些茫然,婶婶笑道:“吃啊,你弟弟昨天专门为你买的,他说姐姐喜欢吃……”后面婶婶似乎还说什么就已经记不真切了,只记得那天烟花璀璨,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和少年的脸庞,你薄唇微抿,眼角含笑。吃了十几年的牛肉粒,今天的格外香甜。饭后,弟弟和叔叔下去放鞭炮了,婶婶一边用肩膀夹着电话织毛衣,一边让我帮忙去弟弟屋里找纸笔记一个电话号码,我应着走进了弟弟的房间。桌子了不算太过干净,但却井井有条,我抓了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就走出去了,婶婶记完号码撕下了那张纸,我再把它放回去,无意间翻了下,是记作业本啊,弟弟似乎从去年就开始练书法了,字已经有模有样。忽然眼神一闪,我竟然翻到了几句熟悉的歌词,我的无心之言,他竟然处处留心,嘴唇和心都在颤抖。少年走在星路上通向漫漫远方,我们依然以为他稚嫩,他却早在时光中学会了理解和担当。他像昙花,白天紧闭着洁白的花瓣躲在百花深处,却在夜晚不知名的时刻绽放,淡然留香。

我亲爱的弟弟,我的小王子,你经历了太多本不该承担的压力与伤害,但我相信你心中仍然还有玫瑰的存在,我希望你能快乐能幸福,不管今后经历怎样的岁月沧桑,都能够记得儿时斗蛐蛐时的模样与美好。

岁月静好,你眉眼弯弯,还是旧时模样。

感谢命运,让你我相遇,感谢你,给予我的美好与爱。

 

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第一中学 高二一班 郭嘉慧  13854705768

评论: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