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何处是归程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百年孤独》

“又是一年春好处。”

又到了春风唤醒万物的季节。

似乎随着人年龄的增长,时间的脚步也在不断加快,转眼间萧瑟的寒冬已过,又是一年春暖花开。虽然近几日天空总是阴沉沉的,不见阳光,但空气却已带上了初夏的灼热和潮湿。草木疯长起来,林荫道两旁安静了一个冬季的法国梧桐上星期才冒出新绿,如今叶子便已有五六岁孩童的手掌般大小。回廊的紫藤花开了,淡紫色的微光浮动,花香酿在半空中,未见其花,只闻其香,便有了些醉意。每天跑操时,总让人不禁想多看两眼。

但即便是“姹紫嫣红尽迷人,自古吟哦喜赞春”,但“若遇牢骚失意客,”也难免“风花雨柳亦伤神”。高二下学期不仅功课繁重,而且琐事颇多,在顽强与数理化拼搏的同时,还要抽出时间准备学业水平考试。有时觉得自己就像那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是煎熬,却又无处可逃,时间一天天过去,疲惫也一点点深入骨髓。向我涌来的除了潮水般的压力,更多的是对未来生活的迷茫,我看不清方向,但我不能停下,因为没人会为你承担这一切。李白曾言:“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只知未到归程,未到天光,不能回头。

当天空再一次敛起夕光,黄昏降临。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食堂,却在一片喧嚷中失了食欲。坐在食堂外的回廊里,看着形色匆匆的学生来来往往,浓郁清甜的香气萦绕在鼻翼,空气有些潮湿,让我莫名的感到有些熟悉,积累了多天的睡意在这一刻忽地涌来,我似乎忘了一些东西,忘了什么呢。

一片迷蒙中,眼前似乎有光在浮动,有人在向我走来,是谁呢?望着那稚气的脸颊,片刻愣神。擦肩而过,也只是刹那。同样是晚春初夏,那年的我十四岁。

距中考只剩下一个月零一天。

早上一年学,意味着什么?别人多一次机会,同时也要付出比别人多一倍的努力,何况是学东西总是比其他同学慢一点的我。不再是义务教育的高中让我莫名感到惶恐,差一点怎么办?差一分怎么办?这些想法每天都在我脑海中盘旋。如果不是胸膛中有颗跳动的心脏,我真的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死了,死在五月崎岖的日光里。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张机票,一张去台湾花莲的机票,五一假期,往返三天。等我能再次冷静下来思考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在几千米的高空之上了,包括登机之前,我都只有一个想法,逃。逃离所有的压力和烦扰,逃离这座让人窒息的城市。

窗外的天空不是我想象中的蓝色,只见白云悠然的飘荡着,好像它们从来不会为了什么着急或烦恼。邻座的奶奶向我分享了她的手工饼干,是比不上商店中的精致,但足够美味。

我是从某篇旅游杂志上初识的花莲,她的名字足够诱人。被花笼罩的城市一定是柔软而美好的。这里悠然随意的气氛令我着迷,早上的街道宁静而清冷,下午也少有人烟,傍晚的花莲才有了几分热闹的气息,对于我这个每天都像上了发条的孩子来说,花莲是不敢想象的伊甸园。

来到花莲的第一天上午安顿好行李,下午是自由活动的时间,参观从第二天开始。在街上没转多久,就忽地飘起了雨,我有些无措的闪到路旁的一家店里,进去之后才发现是一家花店,却掺杂着咖啡的香气,可能是因为时间关系,并没有客人。店老板正在给咖啡拉花,听见铃声有些惊讶地抬起头,莞尔,说了声“欢迎”,然后他手中的牛奶就这么溢了出来。说实在的,有些尴尬,但他笑的那样好看,像柜台上盛开的蔷薇花。

伴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我们聊了很多,从台湾的各色小吃到多种花卉,从哈尔滨红肠到厦门菠萝蜜。虽然一开始我有些拘谨,但店老板却一直温柔的笑着,后来慢慢的也就不再顾忌太多了。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聊这么多,平时自己明明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或许是因为压抑太久了,或许是因为眼前人那温暖的善意,或许是抱着以后再无交集的想法,还有很多种或许,但都不重要了。

店老板姓朴,是韩国人,他说,我可以叫他朴先生。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眼神专注,瞳仁明亮,嘴角总是带着一丝浅笑,像极了英国的浪漫绅士,偶尔他也会对我的遭遇说上几句,略带口音的普通话却让人听着格外舒服。

交谈中我得知,朴先生是三年前来到花莲的,他在韩国过着舒适而优越的生活,却甘愿放弃一切跑到遥远的异乡开一家花店。

“为什么?”我有些不解,“值得吗?”

他搅拌着马克杯中的咖啡,笑着说:“有什么不值得的?我喜欢花,喜欢咖啡,喜欢吉他,从小就梦想着能够自己开一家花店,如果因为一时贪恋舒适的生活,那为之付出的努力,不就都没有意义了?”顿了顿,他又接着说:“当然,我也迷茫过一阵子,人生地不熟,也遇到过很多麻烦,但一想起店门口的那些花,就觉得很幸福。曾经我将一株小薄荷养死了,难过了好久,从那时我想,能把花养的很好的人一定很厉害。”

朴先生望着我,笑道:“我一定要成为那样的人。”说罢,他像个孩子般羞涩的挠了挠头,眼角却满是真挚。

我听着他低沉的声音,笑着喝完了醇香的咖啡,觉得心里忽然轻松了,对啊,能够守住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人。

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第三天的下午,我又回到花店,和朴先生告别,以及说一声“谢谢”。朴先生只是送了我一支风信子,笑着祝我一路平安。

返程的飞机上,我看着窗外,心里平静而淡然,风信子散发着淡淡清香。

再见了,花莲。

再见了,朴先生……

恍惚中忽然觉得肩上一沉,我猛然惊醒,窗外的天空裂作千万块碎片,光影变幻后,我看到同桌担心的脸。

“你没事吧?怎么在这睡着了?一看你就没吃饭,喏,我给你买了粥。”

我茫茫然接过,道了声谢。心中一瞬间百感交集,眼睛酸涩,我竟然忘了,忘了如此重要的事。忘记了花莲,忘记了那个雨天,忘记了朴先生,忘记了风信子与归程之路。

何处是归程?何处是归程?仿佛“人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个旷世的哲学难题正沉重地生发在我身上一样<span 51, 51);">,难道一定要穷途末路,才能算是归程吗?人生漫漫,没有人不会迷茫,没有人不会犯错,真的到无路可走时才想起归程,就已经太晚了。

当你迷茫,当你困惑,心中道路千条万条,其实通向心灵最深处繁花绽放之地的道路,就是你的归程。回到最初的执着,最初的梦想,最初的信仰,那个儿时为了一颗糖果而努力的自己。正像希腊神话中那个向山动滚石却不遭遇的西西弗斯,回到初心,如果没有奇迹,那就自己努力创一个!

朴先生的归程是从韩国安逸的生活到花莲绽放的蔷薇,那是他的挚爱,那是他向往的生活。而你的归程又在哪呢?我暗暗地回答着自己。

每天朝六晚十,流过汗也流过泪,努力了这么久,你的梦想是什么?你的初心又是什么?许多人像我一样,忙于学习,忙于生活,麻木而僵硬,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迷失了自我,忘记了我们心的归程。

我站起身来,和同桌一起走出回廊,晚自习的铃声即将敲响。我明白自己努力的意义和方向,我喜欢写作,喜欢画画,喜欢旅游,喜欢摄影,我所爱,我之所向,现在所有的辛苦都是华丽而耀眼的。我踏上我的归程,不远处,是花的天堂。

正像那个雨天,从花店推门而出的我,满身余香。不经意间回首,那人站在店门口,手指轻抚落了雨水的蔷薇花瓣,笑意满怀恰如最初。

你说的真好,能够守住自己梦想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人。

而我,我们都要成为那样的人。

 

联系方式: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第十一中学   郭灏

        13854705768

评论: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