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风的奇遇


深秋的夜晚,携着丝丝凉意,风偷偷织起一张无形的网,卷落树上的黄叶。风过叶落,枝头上仅留下几片执拗的老叶,在瑟瑟秋风中飘零旋转,却不知能否逃过化为尘泥的命运。

风踏过泥泞的青石板,穿过曲折的小巷,在一扇虚掩的门扉前停下。夜色已深,门扉中流泻而出的灯光成为世间唯一的温暖。风放轻脚步,钻进缝隙之中,凌乱的工作台边,老人佝偻着身子附身修笔。风闻到,阵阵醉人的墨香从中沁出。

老人穿着老旧的工作服,大大小小的墨渍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和工作服化为一体,成为其独特的纹路。风来到老人面前,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沉重的老花镜,眉头轻蹙,眼睛紧盯着钢笔,手持小锤,如同雕塑般枯坐在凳子上,时不时用锤轻敲笔尖。在灯光下,老人重复着用放大镜照,再用工具打磨的步骤,仿佛在他的身边,时间停止流驶,唯有手中眼中的钢笔,是如此分明。在老人的手中,钢笔不只是简单的书写工具,更像是万世难得的绝世珍贵之宝。风觉得很讶然。

工作台上,挨满了数不清的玻璃匣子,被老人用纸板分成一个个小格子,整整齐齐放着修笔的小工具和各种零部件。风一向自认眼里绝佳,却也看得眼花缭乱,这怎能分得清,怎能记得住!看看身边年过半旬的老人,风开始有些佩服他了。

时间似乎定格在老人屋中,温暖的光亮,幽幽的墨香,让风在不知不觉间睡去。再次醒来,风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时空之中,一切都不见了。只有路边的标语默默提醒风——这是五十年前的中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拉扯着,风走进路边的房屋中,年轻人正端坐在工作台边,眼睛直直地盯着手中的笔尖。好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

风想,这就是过去的老人吧。这时,一个人拿着待修的钢笔走了进来,风赶紧站到屋子的角落边。年轻人简单询问了情况以后,检查了笔后,熟稔地翻出喷灯和镊子。他用喷灯熔化一根金丝,在液体滴落的前一刻,娴熟地用针一挑一点,笔尖上便染上金色。他再飞快地往冷水中一浸,待笔尖冷却用细砂纸慢慢磨试,直到满意为止。看到来者满意地道别离开,风觉得,年轻人身上弥漫着快乐的气息。

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幻,天旋地转过后,年轻人变成鬓角渐白的中年人。而他的生意也天翻地覆发生变化,一反过去的日修百笔的盛况,现在的中年人,只能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希望找到需要修笔的人来维持生计。风为他感到心疼难过。

风陪伴着中年人度过艰苦岁月,看他渐渐佝偻,渐渐消瘦,变成一个老人。一切都变了,唯有老人对修笔的苦苦坚持,一如往昔。风不明白,在修笔匠已凤毛麟角的现在,是什么让这个执拗的老人苦苦守望?同行的转行、离世完全不能影响到他,他是为了守望而守望吗?还是为了心爱的钢笔?

风深深地望了一眼老人,悄悄掩上门扉离开了。这真是个奇怪的老人,风想,可为什么自己的心中,竟满是敬佩与心酸呢?风恐怕永远都不会明白。

(宁波市效实中学高二十班孙怡琳)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