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宋朝的一朵黄花


应该是在一个秋风压低衰草的季节,一个冷雨萧索的午后,李清照独自徘徊在深深的庭院,像是一朵盛开在大宋王朝的黄花,孤独、软弱却倔强地散发着芬芳。它的花香,穿过时空厚实的墙,弥漫在历史的每一个角落,萦绕在书卷的每一页文字里。

我手中的笔有些颤抖,写下的每一个字都透着悲凉,好像窗外冷清、凄惨的雨,落在绿肥红瘦的海棠花间,打在香残红藕的湖面上。李清照,这个曾经被美丽爱情拥抱的女人开始变得无比惆怅。雨疏风骤,那个急匆匆赶回家的女人满脸幸福,她看见了自家男人正在像她张望;那个雨中掉了鞋带的女人优雅地弯腰,头上有她男人擎着的花伞;那个在昏暗屋子里煮饭的女人贪婪者嗅着锅里饺子的香气,一会下地的男人就要回来大口朵颐幸福……婉约的李清照看到这一幕幕,忧郁的长叹,她的幸福在前半生是丰水的河流,浩荡的要涌出堤岸,而现在只能凭着回忆享受昨日的点滴。

我看到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抑或是蹁跹倏忽的蜻蜓,悄然伫立在女词人的发髻,或是寂然停歇在她的袖口,仿佛在聆听她美丽却无力、意味深长而又憔悴的叹息。那是一段才子佳人阴晴圆缺、悲欢离合的绝唱,有金石碰撞的清脆,有清唱低和的流萤,有香车宝马、酒朋诗侣,到最后却是落花残红的葬礼,是被离别撕碎一地的梦呓……还是寂寞长空洒落的“梧桐更兼细雨”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轻试了脸上的泪痕,娉婷移步,把大悲大喜,通通填进词里。女词人手里的黄花几多娇艳,却没了举案齐眉的滋润,多了宋朝女词人的欢笑和叹息。

在等待的日子里,月满西楼,人去楼空,独上兰舟,舟楫停滞,国破家亡,山河破碎。也许只有横遭家仇国恨才能将女词人变成女诗人,因为千转百媚的长短句已经容不下她气吞北虏的豪情了,只有整齐划一、步调一致的古体诗才能抒发她气贯长虹的悲壮。“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杯土”,女词人柔软的身躯也有铿锵的呼喊!“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万人敌的西楚霸王在女词人的胸襟里也只是乌江里翻滚而过的涟漪。她的家国情怀,照耀着大宋偏安一隅的矮影,在金戈铁马的征战里更显得伟岸葱茏,像是一株挺拔的新桐!

如果只有哭哭啼啼的儿女情长,没了时穷节乃显的英雄气度,李清照也许永远是一个走不出闺房的怨妇。

我喜欢那朵宋朝的黄花,让人痛在心尖,更欣赏女词人经历风雨的新桐。我穿越了两千多年的岁月,女词人惊鸿一瞥的对视……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