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池鱼思故渊


老家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像是个被世间遗忘的角落。老屋是一座用泥培起来的土房,尘泥渗漉,雨泽下注,像极了归有光《项脊轩志》中的南阁子。十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老屋现在怎么样了。

推开门,“吱呀”,老屋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惨叫。走进院子,院墙坍圮,墙皮剥蚀,杂草倒是茂盛的自在坦荡。踏进里屋,尘土飞扬,蛛网挂满墙角。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老屋,不禁恍惚,童年的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鸡叫三声,天空泛起鱼肚白。爸妈吃过做早饭便下地干活了。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光,因为这时候我便可以去老屋探险了。有时从爷爷的抽屉里翻出几个铜钱,串成串儿和小伙伴们过家家;或者从堂屋的土地面里挖出一只土蛰,如获至宝般把它养在瓶子里;要不就爬上院子里那棵又粗又矮的李子树,摘几颗尚未成熟的果儿,迫不及待的塞进嘴里。

阳光从南面打过来,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菜畦里的菜也变得慵懒了,耷拉着脑袋像是打瞌睡的猫。这时,我便搬一个板凳乖乖的坐在院子里等着爸妈。等他们吃过午饭休息一会又下地干活时,我便又开始了我的奇妙探险。

夜幕降临,星星眨着渴睡的眼,昏黄的灯光引出老屋的安宁与祥和。一家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不知不觉,夜深了。

那时的我生活简单快乐。时光缓缓流淌,无声无息;岁月悄悄走过,不惊不忙。

后来,因爸爸工作调动,我们全家搬进县城,搬离了老屋。如今,再次回到老屋,它的破败让我陌生不已。可踩在堂屋的地面上,那些坑坑洼洼分明是我挖土蜇留下的;墙上挂着的落满灰尘的大红花确实曾是我幼儿园时的骄傲;门框上刻着的几道身高线,的确是我成长的见证。老屋一丝不苟的保留了一切!仿佛这老屋就是为了等我,才历尽沧桑在这等待了十几年。也许在老屋的记忆中,我还是那个顽皮天真的孩童,可如今这个活得冷静而苍老的自己,哪里还有半点儿时的影子?

老屋像一位固执的老人,守望者脚下的一方土地。在喧嚣中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在琐碎的生活中奔忙,面对各种矛盾冲突、埋怨误会、挫折失败,时时会多愁善感,找不到所谓的生存意义。每当感到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彷徨不安时,只要想到还有一个地方一直在等我回去,永远向我敞开怀抱,便能觅得一丝慰藉。这就是归属感吧。

感谢老屋,守住那些美好的过往。再别老屋,已是日暮。老屋默默地伫立在原地,凝视着渐行渐远的人儿。

倦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天。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