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生而为人 唯正君心


  在人类永恒的精神世界里,一切都是无隔的、相通的。波浪寻找波浪,流水搀扶流水,回澜万里,浩渺无迹。

  陶工专心于他的手艺,忘物忘我,几乎同所有的艺术家一般,心无旁骛,逍遥自得。阿尔贝加缪曾言:“对我的职业和志向感到恐惧。忠于它,是万丈深渊。不忠于它,则是一片虚无。”古往今来,几近所有艺术上的集大成者,都于志向的空谷里闪着光芒,燃烧着人生的火焰,继而创造穿越时空的价值。

  人生的含金量,来源于创造的不凡。大业光寰宇,程开甲在戈壁寒暑成大器;立心天地厚,钟扬将誓言绽放于高山砾石间;天下期为公,张渠伟在泥泞的大山,走出了路。正如北岛所言:“执着于理想,纯粹于当下。”也如世人所言:“作家死了,将生命留在作品里。”历史洪流浩浩荡荡,时光的冲刷轻易地抹去世人的棱角,只剩有价值的存在。

  创造的维度取决于人的心态。梁衡在《青山不老》中提及:“一个人如果将自己的生命注入一种事业,那么生与死便不再有什么界线。”作为工科博士,陈更却用实力证明自己不凡的传统文化造诣。她“不慕荣华,依子空谷”,用中国人独有的豪气与柔情,交融为努力、苦学和热爱,带给我们的正能量。执着决定过去,坚韧决定现在,热爱决定未来。前路漫漫,初心勿忘。真正喜欢的事业,不在乎毁誉、不讲求报酬、不附着他物,方能成其大美。切不可用苟安消磨棱角志向,用借口蔽塞心灵与社会。

  心态的歪正决定你我此生的最大高度。只言片语能证明的,不过是我们曾经热爱过这个虽不完整却充满上天馈赠的世界。不给懈怠开“天窗”,不给功利留“暗门”,不给旁物有机可乘。葆有从一而终的本心,蓄积水滴石穿的热爱,一个人终将在平凡中书写不凡。但丁在《神曲》中曾言:“如果爱,请干净地爱,把爱情献给爱情。”一生太短,要去闯荡,去尝试,用双手去触碰事物的温度,用双脚走遍千山万水,消磨精致而又苍老的宇宙,直到你热爱的事物,长出薄薄的翅膀。

  “玫瑰即玫瑰,花香无意义。”生而为人,唯正君心。既然钟情于玫瑰,其余的人生便只顾吐露真诚。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人,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有的不过是些普普通通的想法。逝世以后,我们的名字很快就会被忘得干干净净,可若我们曾经用全部的身心和灵魂去热爱、去创造,足矣。

  心态、创造、价值,这是一个无解的循环,就好比水变成气,气聚成云,而云终究还是会化雨降落下来。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唯有把握当下,正定君心,方可让人生之树枝繁叶茂、青葱如故。


温州中学  缪若兮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