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夏 末


夏 末
文|刘晨晖
  老家门前有一棵老树,孤立在用石块堆成的山丘上,自打我记事以来,它就一直在,且四季似乎都不落叶。我记得春夏秋冬之景,犹以夏末时最为耐看。
  我喜欢骑着自己的三轮车四处观赏,喜欢跑下车去摘身旁的野花野草。不记得是从谁那里学来的,我开始折断草茎吮吸,在斜阳的照射下有一种酸甜而温暖的味道。老树作为长者,总是像爷爷一样默默注视着我,为我遮荫。在我忘记回家的时候,他会落下一粒粒棕色的果实,打在我的头上、肩上,划过我眼前。但我总不领情,拾起石子砸向它,绿叶纷纷飘落,和风带它们飘向远方。流动的绿色在摇曳,似乎已原谅了我的鲁莽。夏末不像它的兄弟夏初那么肆意,那么激情如火,那么咄咄逼人;它带来了说不尽的温润又不乏能量,轻缓而不失节奏,它的时间并不长,却能让人回忆整个夏天。
  薄暮冥冥,夜色袭来,叔叔伯伯时常爬上那棵老树,在漆黑之中摸索蝉的踪影。它们在树叶丛中聒躁,于人而言显得厌烦,于树而言却显得动人。它们沉寂了数个年头,只为在这一夏放歌,燃烧生命,至死方休。这个晚上,我没有留心它们,它们是属于老树的,也是属于夏末的。哦,还有门前的老蛙,每个夜晚,它在腐朽的木桩上屹立,我曾一度想要驱逐它。多少年来,它吞吐着下喉的气泡,焕发着生机,陪伴我度过夏末的一分一秒。
  后门的平台,其实最受夏末的照顾,几根木杆歪歪斜斜地立在水泥上,后方是几只老母鸡,角落中丝瓜蔓攀援而上,缠绕着木杆。承蒙夏阳的关照,提供给它奋起而上的动力,在半空中织出了一张绿色的黄花网。一旁的葱绿,一方的金黄,一天的碧蓝,一眼的生气,一夏的守候,它轻轻地来,又不留痕迹地离开。只有我,坐在吱嘎作响的木竹凳上,叼着半截草茎,看着一寸寸逝去的光阴。远处的爷爷在梯田之上耕作,隐隐约约看得到他起伏的身影,直至夕阳垂下,只剩下水中晃动的火红、母鸡咯咯的叫声以及老树的守望。
现在,我看着城市的夏末,回忆儿时乡村的夏末,心中生长着那棵给予我动力的老树。

点评:诗意的语言,娓娓道来,为我们讲述一个儿时乡村夏末的故事。文章极具画面感,“骑着三轮车观赏”“跑下车去摘身旁的野花野草”“折断草茎吮吸味道”,一系列动词的连用,一连串情景的再现,真实灵动,可触可感,让人入戏入景。最妙的是“我”已与自然联通,懂得蝉“在树叶丛中聒躁,于人而言显得厌烦,于树而言却显得动人”。文末“城市的夏末”与“儿时乡村的夏末”对比,简洁利落,给人无尽的余味。
(指导老师:刘春文 点评:唐枫)


文章来源于:《语文报》中考版2018年10月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