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安静其实很简单


  一篁幽竹,一涧林溪,独有一人一墨。仿佛沉寂了多年的古珏,温润清凉,富有诗意。比起万人空巷的繁华喧嚣,我独爱宁静如玉的静好时光。

  铺纸研磨,可以在淄黑的墨块中看到安静,安坐沉思,可在凝视的眉眼间瞥见简静,如姜岩所说;像一棵树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如今车马邮件如流水般辗转,不舍昼夜。缺少了鱼传尺素,驿寄梅花的雅致风趣,只剩下匆匆忙忙,节奏快如鼓点的匆忙身影。匮缺了那种缓慢的安静。于是,便错过了惊蛰的棠梨,谷雨的楝花,与葳蕤的蜀葵擦肩。

  流云千变万化,现在及目望去,变幻地想壮阔的海岸,云雨翻涌成海浪,不由轻叹;太快了记得曾二游可园。一次走马观花的一目十行,一次独享了暮雨潇潇,看着古旧陈厚的青砖黛瓦,一花一木都引得无限感思,飞花杳杳,如斯寂静。

  可园。门扉之上,一行行书飘逸潇洒,仿佛沉过千帆的寂静,是一幅泅染的画卷。入内及见一鱼池,曲折游廊,菡萏初开,锦鲤游泳,廊垂藤蔓。青苔滋生的墙角,一片幽凉。从侧入内,一簇簇修竹在间静谧,珠箔飘雨,雨湿屋檐。建筑花木都被增添了中国山水画特有的安静,身侧迎来一片湿淋淋的绿意,青松扶苏,小园香径独徘徊,其中偏折回转,都可见兰。不经想起韩愈一诗;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如此高洁安静。

  安静的自处,更能发现美。著名美学家蒋勋先生曾说:“美,就是做回自己。’’即慎独。独之一字,更可理解为安静。也许我们从未认识蝉,他们可以在地下幽居多年,周围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熙攘终于,在芒种之后的夏至,迸发全身力气,陪我们聒噪整个夏天,直至重归泥土.由此,我才明白,有时安静,也是种厚积薄发。

  安静,其实很简单。六祖慧能的佛偈能很好的诠释;“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使惹尘埃。”我们身处繁华,无法临风提酒自斟自饮自诩风雅。尚可在心中修篱种菊,静观云岫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有时安静,也就那么简单。在青山的眉目流转低回中,一回眸,便与它扑了个满怀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