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温暖


        不知何时,偌大的房间只剩下我们二人,很快,他也笑盈盈地扑向了父母的怀抱,留下越来越模糊的背影。

        即使知道爸妈有事才让自己走本不远的夜路,但望着屋外茫茫夜色,心里还是隐隐担忧。

       “你自己走吗? 这么晚了,我捎你吧。”她说。“不用,老师……”我下意识地拒绝,妈妈叮嘱过多少遍“不能跟陌生人走”,纵使是老师,心中还是有些戒备,况且怎好意思麻烦人家?“没事儿,顺路。”她似乎还想说什么,突然一阵铃声,她接通电话,应了几声,挂下又道:“我给你妈妈说了,没事的。”

       那确实是妈妈的号码。我探头屋外,私家的小区总是一幅别墅花园的模样,精致华美的路灯发出的光昏昏沉沉似没睡醒,风却精神极了,挑逗着树叶; 早上有霾,月亮不见了,更找不到满天繁星,满一派“月黑风高”的模样。我缩了缩身子,迟缓地点点头。

        她用电动车载着我,小心翼翼地驶着,是需要专心。风呼啸着奔向我,只顾得帽子、口罩、手套抵寒,又不擅交谈,便一直沉默着。她也会与我聊一句学习、成绩的话题,大多有一搭没一搭地闷闷应着,说多不是,说少也不是。只觉得百无聊赖,便在心中想着到家如何与老师道谢。

      我只让她送到了小区街口,她不放心地问我行不行,我心里好气又好笑:一个十几岁的学生一段路都走不了? 况且里面还有一个饭店。摆摆手后就昂首挺胸阔步向前,甚至忘记说声“老师再见。”可却在不经意的转身中,我猛然发现老师扶着车子仍站在那里! 我向前跑两步,又回头去看,她还在。她是在担心我,所以一直无声地在后面注视吗?

       一个老师为了她的学生安全是多么用心良苦哟。只是那时我还在嫌麻烦、嫌无趣地只看着我呢!
        我放下心,加快了步伐,在入楼的那个转角看去,她已被一辆又一辆的车挡住了。她还在看送我回家吧?

        心中一股暖流流过,滋润了我的心,唤醒了我的爱.....


(联系电话:18663501298)

此文发表于《文轩报》2016年3月5日第51期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