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钢铁的悲鸣


  身上的尘土被轻轻扫去,炽烈的阳光再次照射到我的身上。行色匆匆的考古者在我身边掠过,我被小心翼翼地抬到车上。当我回首这片古战场时,心中不免泛起几分感伤。

  光和影在我眼前交错。我的思绪回到了那个蒙昧阴暗的年代

  我是一块铁矿石,诞生已不知有多少年。那些亘古久远的记忆我已大多遗忘。那些被埋在地底的岁月极为沉闷,我的时间在这一成不变的生活中如同白驹过隙直到有一天……

  “砰!”金石交击的声音在我身上响起,一缕刺眼的阳光溜入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正当我还未反应过来时,就被一双长满老茧的粗糙手掌抛上了车。

  新鲜的空气充斥在天地之间,高耸入云的山峰在我眼前如同波涛一样向后涌去,自由自在的小动物随处可见,处处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啊!”我的心中不由对未来的所见所闻多了一丝憧憬与希望。

  不久之后,我被送进了锻造炉里。那炽热的高温令我痛不欲生。但一想到那生命的美丽,为了守护它们,我咬了咬牙,“这点痛苦,值!”

  经过烈火的磨砺,我成为了一口铁锅,被一名农夫买去。这正合我意,我希望为美好的世界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从而来保护这绝世的美景。但事与愿违,我前脚刚进农夫家,后脚就有一群士兵来征粮。农夫拼命反抗,但所有的粮食仍被抢夺。自此之后,我几乎未被动用过。

  眼睁睁地看着农夫一家日渐面黄肌瘦。我常常在心底暗暗幻想,“如果我是人类,我一定要让人们都吃饱饭。”但即便我的内心如同烈火燎原般急切,我又有什么能做的呢?我终究只是一口铁锅,只能在阴湿的民居中不时发出几道无声的叹息,我在这种心灵的愧疚中备受煎熬,终于有一天,我被农夫用来换了一带粮食。我也终于得以舒出一口并不存在的浊气,内心非但没有失落,反而一丝满足与解脱的释然。

  我被送入了锻造炉,火星在我身边如同精灵般飞舞,我的身体逐渐化作铁浆,灼人的高温炙烤着我,但我却没有感到炎热。见识过那世态炎凉的饥饿社会,又有什么能比那动荡社会的人民生活给人带来的心灵干渴更加“炎热”呢?

  我的身体被重新聚合起来。细长的剑身,沉重的剑把,锋利的剑刃,身边的铁匠们都叫我“长剑”,我觉得上天仿佛又一次地愚弄了我。

  我被分发到了一名士兵的手里,他眼中的稚嫩之色还尚未褪去,嘴唇上方才冒起点点绒毛,身高与成年人还差一头,一看就是个孩子。他,一言不发,我,被他攥在手中,只有我知道,他手心沁出的汗说明他远没有看上去那样镇静。天,渐渐昏暗。炽烈的阳光离开大地,但月光带来的阴冷却更加渗人,一束月光照在我的身上,从中反射出少年的眼,那是怎样的迷茫,无助?

  就在这时,开始了!喊杀声冲破天际,响彻云霄。人们厮杀在一起,地上的青草被鲜血所染红,山岭平原中的鸟兽被惊得四散奔逃。我被少年擎着向另一个满脸惊慌失措的人刺去,我在心中奋力大喊:“不要,不要,不要伤害他!”但无济于事,我归根结底只是一块钢铁,区区一块钢铁又能做些什么呢?滚烫的鲜血喷迸溅而出,打湿了我与他苍白的脸庞。就在这迅雷不及掩耳之时,从旁一杆长枪如同狂龙一般卷着呼啸的劲风刺出,我与他甚至还未反应过来……

  他倒下了,倒在一片血泊当中,同样的,我也倒下了,仍被他紧紧握在手中。一阵冷风吹过,吹散了战场上弥漫的淡红血雾,也吹冷了我的心。少年的眸子中还倒映着人类自相残杀的景象,满山遍野都是火把,火光照出了人们脸上疯狂的神色。我独自躺在安详的大地上,鲜血流过我的身体,很热,也很冷。眼前的毁灭景象与当初的生机勃勃相重合,巨大的反差使我的内心如同灌入了一桶岩浆,心情激愤得仿佛就要炸裂,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了一声无人听见的刺耳悲鸣。

  “我不要战争!”

  这一刻,人们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战场上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望向我,这一刻,他们忘记了相互的敌对,这一刻,他们忘记了厮杀的快感,这一刻,他们忘记了内心深处的仇恨,只余下和平和安宁。但也仅仅只是一霎,硝烟继续弥漫,鲜血再次迸溅,战马奔腾带来的尘土将我深深掩埋于大地之中,我的意识也陷入了混沌……

  思绪如同潮水般退去,我的意识重回身体。现在的我已在被运往博物馆展台的电梯上。当年银光锃亮的宝剑如今已锈迹斑斑,吹毛断发的剑尖也早不知所踪,唯独散发的意蕴亘古不朽。我的初心仍未变,那些信念依然烙印在我的内心深处。

  “叮”电梯到了,我被送向了展台,我要向人们讲述这充满阴暗的战争往事。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