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等待子瞻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南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苏轼

   缺月挂疏桐,黄州的雨在下着,顺着屋檐,从瓦当滴下蜿蜒,泻成青帘。拣尽寒枝不肯栖,

  一方墨砚压着素白的宣纸。寒食,却只他一人,屋内的灶台被雨水润湿,撑不出火。桌上的字愈发清晰,轻而易见的沉重心事,一笔一捺都力透纸背,如有千钧石块压着。

  被称天下第三行书的《寒食帖》还在台北故宫博物馆缄默着,不发一言,寂静无声。日暮柴扉遮不住心中风雨,你却是出了名的豁达。即使偶失龙头望,也不会是在烟花巷陌自称白衣卿相的柳永;更是无法贪恋“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的繁华迷离。最多只是感慨着人生须臾,羡长江无穷。

  无论身处何地,都能把日子过得舒坦自然,万千忧愁只化作几首小词,和着一杯清茶饮下。在汴京自创神智诗体,反驳外使。在杭州与佛印参禅,又留下苏堤春晓。在岭南自制笔墨,日啖荔枝。在史册辗转,等着亘古的那抹明月光。

  烟雨过后的天青色是汝瓷的釉色,极难描摹。寥寥无几的汝瓷在世不多,究是技法失传。集儒释道一身的子瞻,更是难寻。对妻王弗,不思量,自难忘。以手植青松三万来报。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