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心花路放

      “路”,左边是走,右边是“相互交叉”。是路为人的铺设,更多的是人对路的一种展现。  站在路口,他看着来往的行人。一辆救护车裹挟着风呼啸而来,死神在上空撑开了黑色的羽翼,而白衣天使们声嘶力竭的打气:“别放弃,你的家人还在等你,别放弃!这条路很短,医院快到了……”,病患的眼神涣散,听到“家人”时,瞳孔微缩,眼前雾茫茫,他的周围人的脸超抽象,化为一张和蔼的老人的笑脸,他的面容安详,“不放弃,我的人生路还很长”。一束璀璨的求生之光,从他灰暗的眸中折射出。默看着载得动阳光的车呼啸而去。这条路有些短,而又显得长且熠熠生辉。  日薄西山,一阵“蚁潮”带着台风过境的气势,不顾对面“急红眼”的指示灯。也许“蚂蚁”是最坚强的生物,他们的面目忽明忽暗,车灯一闪一闪,刺耳的轮胎……[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说说我自己

    说说我自己一考生     星星在湛蓝的夜空中眨着眼睛,蒙眬欲睡,荡漾着宁静而温馨的情韵。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浸湿我的梦境……     说说我自己,这恐怕对任何一个人都不难。如果说我,我是一个热爱写作的人。     刚上小学时,母亲就教我写日记。“日记”是一个什么玩意儿,对当时的我来说,陌生得如天外来客。而我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硬着头皮写就是了,诸如每天吃什么、做什么、见到什么、想什么。久而久之,写日记成了我每晚必做的事情,尽管笔调非常稚嫩,但我总觉得那是一种美妙的感受。     日月如梭,一眨眼,九年匆匆而过,我从一个腼腆的小女孩,摇身一变,成为亭亭玉立的少女。在这短短的九年中,我期待将来成为一位大名鼎鼎、人人敬仰的大作家。“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清风拂过的角落

      近来的事不多,也不轰轰烈烈,一如我平淡无奇的生活。殊不知,在这看似单调的旋律中,有什么在悄悄拨动我的心弦。  微风轻拂树梢,叶子沙沙作响,一个慵懒的早晨,边吃着早饭,边浏览着手机新闻。“政事要闻”里,无不是两国总统的会晤或是那种报告性的演说。指尖快速滑过屏幕,无意间,我的目光停顿在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这一行小字上。我想了想,点开了它,怀揣着一丝小小的期待。“诗人鲍勃·迪伦”赫然出现。“什么?”我不禁轻喊一句。多少备受瞩目的作家都名落孙山,唯有这个我不曾听闻的歌手摘得桂冠。爸爸好奇地凑了上来,瞅了眼屏幕,叨叨了一句:“唉,可惜呀——他又一年和诺奖擦肩而过了。”他?我一愣。脑海里蹦出一个名字:村上春树。村上,这名字总像一阵清新的风,每每拂过文坛,也拂过我……[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那,便是故乡

      天空下起蒙蒙细雨,水中一圈一圈的涟漪缓缓荡开。我轻轻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天空,站在敞亮的天空下,我不知道是因为雨水还是泪水,渐渐地打湿了我的双眼,记忆的隧道又将我带回了那个我充满美好回忆的地方,让我想起那个拄着拐棍日日夜夜守望着我的老人。  那还是我小的时候,住在姥姥姥爷家,除了他们,还有一位老者——我的老姥爷。在我仅有不多的回忆中,对他,只是依稀记得他是一头银丝,眼窝深陷,牙齿也只剩几颗,满脸岁月痕迹。因为年事已高,常常见他坐在屋里,屋里的床上,不怎么出门。他似乎不怎么喜欢笑,有的只是淡淡一笑,没有一丝起伏的如同木偶一般的神情。因此,小时候的我对他并没有好感,甚至可以说不喜欢他。  五岁那年,城市里的爸爸妈妈工作稳定了,即将要把我接到城市里住。走的那……[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老高的守望

      老高,是我山东老家的一位奇人。他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但就是爱下象棋,公园里的石桌儿上、小电灯下的木箱、修自行车的摊子……都少不了老高的身影。  老高从小好像就与象棋有着不解之缘,他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象棋,只记得听奶奶说,小时抓周,没想到他只抓棋子,然后就不肯放手了,无论怎么夺都不给,还往嘴里塞。在还没到下地干活的年龄,他一有空,就缠着父亲下象棋,就这样他渐渐迷上了下棋。很快,他下象棋的技巧和手段,也增长了不少。开始赢了几把之后,村里的小孩儿都不服他,但找他切磋的却都落败而归。他的好胜心也在一天天膨胀,不断地找村里的大人们下棋,虽说败多胜几乎无,可也在“实战”中积累了不少经验。时日推移,也便渐渐把众位乡邻杀得丢盔卸甲。于是,少年的他也获得了一……[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我不是个好女儿

      小学一位老师是我父亲的同学,课间和我闲谈偶尔会提到父亲,什么你父亲很聪明呀,只可惜高考失利啦,什么你父亲很善良啊,给朋友讲题最有耐心啦……末了,再慈爱地摸摸我的头,说:“好好努力,像你爸一样。”这一秒在办公室里腰杆挺直,点头如捣蒜,下一秒在操场上嬉笑打闹,忘乎所以。我从未问过父亲的过往,我会花一整天时间看《哈利·波特》,可我从未在我“繁忙”的日程里添上任何一个听听父亲过往的行程,问问他的辛酸苦辣——爸,你数学为什么那么好?你喜欢文科吗?你叮嘱我好好学习的时候心里是不是有着对高考的遗憾?  母亲的老家在东北,年轻时和家人一起来到这里。透过泛黄的老照片,我窥得了一丝她年轻时的清秀。只是无数张老照片里永远有一件蓝衬衫,可我没问,妈,你是出自于喜欢还是迫于生活?初……[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别了,小女侠

      再见了,小女侠。  你是可爱的。同龄小姑娘喜欢洋娃娃的时候,你在看迪迦奥特曼。一次和妈妈逛街,遇到卖变身棒的地方,你顿时就挪不动脚了,眼里闪着星星。在你不断央求下,你终于买了那个当时对你家庭来讲算个小奢侈品的玩具。那个会发出红光的变身棒让你喜笑眉开,晚上睡觉也要抱着它。按你的说法是——谁知道大半夜世界会不会需要我的帮助啊,我可以随时变身拯救世界呀!  此刻的我也许让你失望了,我没有成为你幻想中拯救世界的女侠,我的能力无比微弱。不过,有一点,小女侠你放心,我会为这世界奉献我点点的心力。   你是爱哭的。早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原因了。莫名其妙的你就哭了起来。直到半夜你还是窝在墙角抽抽搭搭,死都不肯睡觉,誓要表现出你“高风亮节”。后来第二天早上醒来,你发现自己被人遣……[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长大了

      我记得,那年浅暖的阳光下,长长的风偶尔会断掉,树影下老人眉目慈祥,洁白微糙的纸张,弯曲出花瓣的弧度。他将白色风车塞到我手中,将我高高举起。轻风吻过我眉梢,风车与宽大的树叶一起欢快地转动。被放下后,我跺着脚喊:“爷爷,风车不转啦!”  爷爷眼角眯起皱褶,“囡囡,你太矮了,等你长大了,变高了,风会推着风车跑的。”然后将水烟袋一搁,露出牙齿:“不够高,嘿嘿,跑呗!”河塘中有浮萍,罅隙反射的细碎光芒,在他黑色的瞳孔中,亮晶晶。  是不是长大了,风车就会转?  远离爷爷后,我来到临海的江苏。  幼稚园和小学老师,会折风车,领一群雏儿在阳光倾泻下乱跑。我张开双臂让老师举起我来,老师莞尔:“不好哦,自己跑,风车才转得快。”我痴想一会儿,傻傻地问:“是不是长大了,变……[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