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半走.半身

      人,每逢迷惘时                 总该出来走走                 任她流水东去                          鸟儿不归         没有像彩虹那样精彩的        即便是有,也只是绿灯          人,每逢孤寂时                  总该出来走走                  任她形单影只           &nbs……[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追梦之路》

    追梦之路山东省青岛市第一中学 高一12班 朱羿萱鲁迅先生说过:世上本来就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是鲁迅先生在那个时代就有感而发的。千百年,无数的人经历过,走过,但生命中发球我们自己的那条路是需要我们自己去开拓的。我也是一个寻路人,在寻找适合我的路。为了实现我的音乐梦想,我选择了艺术专业,这条路并不轻松悠闲。相反,在兼顾文化课与专业课上,我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高中的学习节奏明显比初中紧凑了许多。有时候累了,我也会想办法偷点懒,但是需要解决的事情只会越积赵多。这就好比登山一样,当你累了,休息了一会儿,再累了,又休息一下,准保后面的进程会越来越慢,最后就很容易掉队。当我前进的速度为零时,在路程上就是原地踏步;当我选择逃避时,我就是在退步。想明白这个道……[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读《简爱》有感

    在文学史上,,有许多的经典名著将要永不垂朽,但《简爱》这样深深的进入人们的灵魂,它以一种不可抗拒的美感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读者,影响着人们的精神世界,甚至对某些人来讲,影响了他们一生的作品并不多。19世纪英国文坛“勃朗特三姐妹”之一的夏洛蒂·勃朗特的小说《简爱》,以19世纪早期英国偏远乡村为背景,用女主人公简·爱的视角以自叙方式讲述了一个受尽摧毁、凌辱的孤儿,如何在犹如儿童的人间地狱的孤儿院顽强地生存下去,成为一个独立、坚强、自尊、自信的女性的成长故事。  简·爱是个孤儿,从小寄养在舅母家中,受尽百般欺凌。后来进了慈善学校洛伍德孤儿院,灵魂和肉体都经受了苦痛的折磨。也许正是这样才换回了简·爱无限的信心和坚强不屈的精神,她以顽强的意志以成绩优秀完成了学业。为了追求独立……[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秋悟

       “一场秋雨一场寒”,潇潇的雨下了几天,寒秋悄然而至,有时即使雨停了,天空也总是阴沉沉的,随时准备着继续倾诉它的苦闷。雨滴舔舐着窗户,滴滴答答,不急不慢,我望向窗外,一种奇怪的思想酝酿着......终于,我起身,穿上一件外套,打开门,一阵风涌来,我不由得把外套裹紧。  沿着路走,有路,却不知该往何处,只得信马由缰,看到哪处,便走向哪处。  雨,依旧下着,我慢慢地走着,一脚一脚的,恍惚中抬头,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一高一低的身影,是一对母子啊。相依偎,相陪伴,共走在一把伞下,而那把伞,何其沉重,以至母亲无法把雨伞打平,明显的倾向孩子那边,那伞,承担的是母爱真挚而深沉的重量。何种美景,雨淋在身上,并不太冷了。  叮叮当当,是雨的声音,它依旧下着,我慢慢地走着,一脚一脚的……[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楚门的梦境

      假如一场梦结束,眼前难道就是真实?——题记  我以前接触的有心里疾病的患者,往往神色颓迷,落魄不堪,他们忍受不了内心所带来的无法克服的恐惧与失落。而面前的人却大大不同,整洁精神的服饰,一副让他显得睿智的黑色眼镜,还有一块他时时关注的表,他的脸上挂着一副淡淡的笑意,似乎是一个审视者。  和这种强势的人谈话,一定要稳住自己,让他感觉自己占据主动地位,让他感到自信,从而敞开心扉。  我想着是时候开始这次谈话了,没想到他却突然来了一句:“你对生活有什么追求吗?”  “那么你说的正常,是什么样的标准呢?”他并没有看我,而是一页一页翻着书。  “和平常人一样。”我回答的十分中肯。  “陈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我说了那句最平常的开场语。我叫着这个的称呼,一个职……[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瑟瑟冷风雾中人

      秋日的清晨,贫窭的小村落被嘹亮的鸡鸣唤醒,熟睡的人们浑然不知,青山、绿树、泉流,还有那破败不堪的泥墙石瓦房都已被雾霭掩盖。突然,蒙蒙白纱间出现了难得的一丝翠绿,若隐若现,无力地点缀着这份静谧。  在雾里,引人注目的不是山,不是树,而是每日清晨独自站在山头守望者远方的老父亲,还有那条崎岖地伸向远方的公路。  脚踏着一双破了洞的帆布鞋,身着一身粗布衣,连那手中紧攥着的拐杖,也仅仅只是一根被磨得光亮的木棍罢了;时间太久了,上面布满的裂痕,如同他那黝黑的脸上爬满的皱纹一样。深邃的眼睛嵌在脸盘里,呆滞,无神中带着些许期盼。  “爸,地里的庄稼熟了吧?我们很久没回家了,今年想回来看看你……”电话那头,儿子锵劲有力的声音,伴着城市的喧嚣,悠长地传到老父亲的耳朵里,……[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和一棵树做知音

      自从踏上峨眉山,我便决定,任山间雨、山间风,带走心头迷途叶。  伏虎寺,黄袍僧。碧绿林中,一抹沧桑,亦如峨眉原本模样。青砖,嫩苔,滑溜,深邃,通往伏虎寺的崎岖山路上,我脚步坚定,信心满怀。眼帘中乍现那黄,现那僧,却不突兀,就像他眼前那株香樟,欢快地随风而歌。  此樟,善利万物而不争。无论雷击,雨打,风卷,那碧绿的巴掌似的叶总是飘扬着,仿佛有狂喜的幸福在摇曳……  此僧,入定于樟前已久矣。平静地与这千年的生命对视,平等的,平淡的,任那须发随山岚起伏,甚至缠绕在新生的嫩枝、树干之上。带茧的手缓缓地从袈裟袖中抽出一根沉香,插在樟树下肥沃的土地中。左手拂开前裾,跪下,磕头,站起,动作干脆,毫不犹豫。钟声响起,他看见了我,向我招了下手,便先行进了佛堂。  那是位老僧……[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评加缪《鼠疫》

      当铺天盖地的鼠疫袭裹阿赫兰小城,一场灾难将生命连同人格一齐推至悬崖边缘,各色人,百态心,摊出自己的抉择——   如医生里厄,理性至麻木,埋头医治疾患;如记者朗贝尔,绞尽脑汁,逃出围城团聚所爱;如小公务员格朗,无视鼠疫,看似滑稽地沉醉于渺小出书梦想;抑或如漂泊塔鲁,恋求圣人之道,盼保内心安稳——   我可以看透所有人物的灵魂,除了塔鲁。他的生仿佛注定是一个悖论:他悟这凡尘最明,却活得最迷惑;他渴求人格圆满,却又处处撕裂——他反对高调的英雄主义,认定为消除社会不公而“不择手段”的社会改造是“善的恶”、“合法的谋杀”,故而在现实中盼成个“圣人”,试图做“无辜的凶手”,还已灵台清明。加缪玩笑般地在鼠疫收场时让他染上鼠疫,赐他一世长眠,或许才真正如……[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