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文化之路

      握起那酒杯,轻嗅那淡雅的米香,往日那般忧惧在恬淡下化为乌有,在闲暇时我总会陪着爷爷去和那熟悉的米酒,那一杯杯米酒写下了一道道成长的足迹,谱写下那一条文化之路。  在儿时,我总能望见奶奶久驻在桌前,手中的木棒不断的转动着桌上的陶瓷罐,那罐头中总能散发出一股淡雅的清香,我每每都会久立在奶奶的声旁,一边吞着口水一边踮起脚尖向里面眺望“看你那样儿,要不要尝一尝啊?”奶奶笑着问我,我拼命的点着头,说着便张开嘴,奶奶用手蘸了蘸酒滴在我的舌头上,顿时一股苦涩的酒味充斥着我的喉咙,一直冲到我的味蕾,我连忙将口中酒水吐出来,沿着墙角跑开了,那时我心存着好奇,慢慢的踏上了文化的道路。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背上了书包走进了文化的殿堂,对文化的认识也慢慢的加深,我……[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从前慢

      从前一切都很慢,车、马、邮件也很慢。漫步在这古道上,思念儿时老街喧闹景象与慢节奏,月落小镇,回望来时的路,无风无雨也无晴。                                     老街依旧通扬运河依旧,却遗失了从前专属它们的韵味。  记得在孩提时代,那是个从前慢的时代。逢年过节奶奶便带我去老街赶热闹。她卖春联,我在老街寻觅哪一家店的糖更好吃。从潮糕店旁买一块刚做好热死蒸腾的潮糕,桂花香四溢,清爽可口。  银杏巷、五曲巷、北巷……古色古香的巷名仍印在脑海中泥泞小路,青砖黛瓦,最喜欢老街的糖葫芦,甜而不腻,八个葫芦一串,串起了儿时对老街的欢喜。最喜欢的是听运河上传来阵阵的汽笛声,“呜呜——”拖长的声音久久不肯离去,船上承载着货……[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庄师傅,甜豆浆

      弥漫着浓浓豆香的花生豆浆,是我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味道。每次上学,我都要特意去买庄师傅摊上的豆浆。抿一口豆浆,浓郁的香甜萦绕着味蕾。      庄师傅的豆浆摊子是老档口了。不记得有多少年,从我记事起,这豆浆的香甜就弥漫在我的记忆中,悠悠沁人心脾。听庄师傅说这豆浆摊子是从老一辈传下来的,他仍按照传统手工艺熬制花生豆浆,使豆浆的清香仍旧盈满大街小巷。   一辆小推车,几张桌子与小板凳,一桶桶豆浆与油条,就凑成了一个简单的摊子。当东方的早霞变成一片深红,头上的天显出蓝色,老树的干上染上了金红,飞鸟的翅儿闪起金光,一切的东西都带着笑意。豆浆摊上,学生急匆匆地一饮而尽,几个老人边喝边唠家常,清晨,从浓浓豆香与人们的笑意,开始了。    接触庄师傅时日长了,知……[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桃源

      世外桃源在哪?  何为有意义的劳动与创造?  刚开始我并不能理解作者出世般不食人间烟火的态度,对这本书敬而远之,它始终静卧在我的书架上,落了灰。封面上的四个大字,总让我产生这样的联想:湖边上,一位哲人,或是隐士,静静地凝视着平静的湖面,思考着。  梭罗所处的是美国工业化迅速发展的时代,一个经济迅速发展的时代。人们都不停地工作,不断地劳碌,为的是获得更多的财富,对财富的追求似乎成了生活的唯一目的。劳碌的人被生活人为的烦恼和过于沉重的劳作挤得满满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功夫闲情过真正自己想要的生活,如同冰冷的机器一般,机械地过着日子。  梭罗亲身验证了,人的必需品其实很少很少:一套手工的衣服、一个自行搭建的小木屋、三张凳子、一把斧头、一个锅、……[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归灯

      厅中那盏灯不知何时又亮了起来,明明灭灭的,却不像是一盏将灭的灯。  那是上半年的某个夜晚,月色明朗,天上几颗疏疏落落的小星星,都缩着头,冷得乱哆嗦。地上满是重重树影,寥无人声,甚是凄凉。  当我轻手轻脚地打开家门,迎接我的是父亲冷着的脸。厅灯很昏暗,那是一盏将灭的灯,父亲的脸在这样的映照下显得更加深沉。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很怕父亲,从小就怕。稍大后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力量足够跟他抗衡,但每当我沾沾自喜所获得的成就时父亲总会一脸不屑,语气中的嘲讽也一次一次打击着我的自信和自尊。    厅灯闪了一下,十点的报时声恰好响起,我在脑中把即将会出现的情况都上演了一遍,麻木地平静地注视着他。  他的眼睛很大,眼中布满了血丝,如暗夜中的吸血鬼,……[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山水悠然,求其远方

      山水悠然,求其远方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  想起来了,以前的清明,都是要回家的。  那是一个山水相依的小镇,是了,不缺少山水,不缺少人烟。每每清明上午祭祖后,下午便有大把时光尽情玩耍。或手持一鱼竿,独坐丘上;或脚踩一土地,漫步垄间。总归,老家的那方山水,无论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年龄,经历了什么样的沧桑,都可以在梨花微雨中,窥见另般风味。  可,现在不同了。  许是学业重了多了,许是人情淡了寡了,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竟是几年未曾再去。也许年少谈不上乡愁,也许城市的喧嚣亦足以淡忘模糊的印象。可我时常记得,夜晚也曾站在湖边,看着水中寒月;可我时常记得,午后也曾站在田间,看着忙碌农人;可我时常记得,闲暇时也曾走在路上,回望身后青山绿水远去,天上……[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路上的你,还好吗

      “放假喽,太棒了!”一个班里的孩子呼道。全班又一次的沸腾,一个个竖直了耳朵等待着下课铃的响起。教室里的温度高高的,大概是同学们太热情了罢,当然,我也不例外。铃声响了,大家已百米冲刺的速度向门口奔去,争先恐后。即使穿着单薄的棉衣也感受不到冬的严寒,我冲入人群,寻找着母亲的身影,可是……  远处的天灰蒙蒙的,好似一张魔鬼的脸,北风穿过干枯的树枝,唱起了一段哀曲,枯黄的杨树叶在水泥地上划出沙沙的声音。身体也失去了刚才的燥热,取而代之的是根本停不下来的颤抖。  她问我妈妈在哪里,我陶然大哭起来,她递给我一部“手机”——2002版的诺基亚,塑料的屏幕早就破碎,按键的数字早已消失,就连电池也已变形……此处无声胜有声。  下一年的冬天,她还在那里顶着风,烤着红……[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乡村的清晨空气是清新的。走出房门扑面而来的那清新的空气,吸入口中,融入血液,整个人就充满了新的力量。  站在乡村的道路上,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那金灿灿的油菜花。  油菜花的外貌极是平凡。它们没有月季、玫瑰、牡丹那样层层叠叠的花瓣与多变的姿态,奇异的色彩。它们只是自始至终的黄色,那样充满朝气的黄色,仿佛那阳光沉淀下来了,沉淀在薄薄的花瓣尖上。  阳光下,油菜花是奔放的。南风吹过,涌起一股又一股金色的波浪,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过来一波又一波亮光。油菜花田里,清新、自由、沁人心碑的香味与热烈、灿烂、无言以表的色彩调和了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焰,吸引着炙烤着那双稚嫩的脚丫。在灿烂的油菜花田中,我成了一个逐光的少年,狂热地向前无尽地奔去,奔去······  有好久没有感受……[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