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水墨嵊州

      嵊州就像一幅水墨画,有黛笔勾勒的连绵群山,有淡墨描绘的江湖河流,更有那白墙黑瓦的崇仁古镇。轻抚这卷面,伸手细细描摹那处细笔勾勒,淡如清水的墨香入鼻,如滑入温泉,渐渐地,静静地,梦回那带着历史遗迹、古文气息的崇仁古镇,以一个现代人的身份,二十一世纪新青年的视角,细细品味那从诗词书画中走出来的崇仁古镇。  天刚霁,青石板的凹宕处,盛了些许澄澈的雨水。蹲下身来,可从那一掬雨水中,窥见古镇的缩影。那一片小小的缩影,带了些彩虹的蓝、紫,那是光的散射,似一张加了滤镜处理的照片,小小的,静静的,缄默无声。风掠过,水面微动,反射的画面也出现了丝丝褶皱,似古镇从睡梦中醒来时微颤的眼睫。  腿蹲麻了扶着那白墙站起来。“咚”一滴水珠擦着脸颊落入水洼中,声音短且清脆。抬头,……[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瞬间

      黄昏的片刻,在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衬托下,实在是微不足道的短暂瞬间,却拥有着不可言说的独特魅力。被阳光晒得发烫的柏油马路逐渐冷静,车水马龙却没有早晨的急躁催促;夕阳影影绰绰地勾画树叶的轮廓,那些如酒般尘封的往事香醇地涌上心头;偶尔想起“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愁绪便在心中固执地扎根,不肯离去。晚霞温柔地裹挟着巨大城市的疲惫,用母亲般温暖的手掌轻拂我们内心的急躁与不安。微小如尘埃的心事,在黄昏的催化下悄然发酵,在平凡普通的生活中开出幸福的花朵。     我爱着黄昏的茶米油盐酱醋茶,爱这长路漫漫与牵挂。晚高峰的拥堵,在飞速发展的城市中已成常态。在路旁的摊位上买了菜,我坐在公交车里看着一动不动的车流发呆。手机铃声粗暴地打断我,听筒里传来母亲温柔的问候:“到哪了……[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明月有情照相思

      明月透过窗,迈着细碎的脚步轻轻走进来。夜静谧,却又让我添了几许惆怅。我的世界,和明月有着太多的牵绊。 我总喜欢仰望那轮明月,体味那缕如细丝般的淡淡忧伤。我知道那种忧伤是离愁。  那次在月光下看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忧伤瞬间弥漫了我,于是不离不弃。于是在这样的夜里我静静的想你,任泪水在脸上流淌。 那日的夜,静的无声,偶尔只有几声落花的声音。  今夜,又是一个花落的月夜。我听到了落花在泥土里的哭泣声,声声是不舍,每一声都牵动着我的心。明月无意,却见证了每一个夜晚,见证了无数个花落的夜晚,见证了历史上多少文人骚客的难眠的夜晚。李太白月下独酌,寄情于月,他会在花前与月痛饮三百佳酿。那轮明月,也曾偷走了易安的心,月满西楼时,她对镜梳妆,可叹佳人瘦似黄花,她的明……[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老屋

      几多落花擦过额际看着眼前的,不禁想起家乡的老屋。老屋是位神秘的老者,它留下无限的线索让我寻找。  依稀记得门口有一木椅----三角为木一角为铁,我向坐在上的爷爷打笑:“爷爷这房子的年龄与我的哪一个更大?”     “当然是这房子了。”爷爷捋下胡须,满意地笑。  “那你和房子比呢?”我追问道。  “当然是我啊。还记得我亲手砌起它,它就是我的财富......”爷爷眯着眼又满足地笑。  旧式的竹条黄椅已布满尘埃,手一捋便可以咳人心肺。躲在小黑屋一角的黑白电视,更淡褪了颜色,退出了舞台。昔日墙上的小灰色脚印已被覆盖,满墙的光辉已落下,已被重新刷成如发白的纸张。  老屋的外墙壁爬满了爬山虎,绿绿的,掩盖了表面龟裂和将要掉的瓦。老屋里面的墙角爬满了一圈又一圈的蛛网,挂……[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幸而学会等待

      站在阳台,俯望盘在山角的楼房与川流的汽车,心一阵舒畅。晚风似乎缠绵着一缕幽香,眼角一望,却有点讶异——阳台角落里那盆兰花开了。  不,花是年年开,只是我却不曾在乎你,吝啬得连一个眼神也不曾给予你,所以才连你什么时候盛开,又什么时候凋落也都不知道吧?  我碰碰它的花瓣,心却一阵难过:我不在你身边,一棵兰开花,孤赏自赏,孑然一身,是不是会伤心你最灿烂最让人怦然心动的花开那瞬,我曾不在意,与你错过几年,你是否感受到寂寥?那些痛苦煎熬的枯燥岁月,你是否感到无望?  …………眼眶发热。  我懂得了回眸,    心一阵激荡,等待你再次花开;等待你我本就有交集的瞬间;等待自己的心为你我的奋斗而跳动!  在淡淡的清香中那些坏情绪渐行渐远,我看着他们在夜幕里,月光下……[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成功的路 路转千回

      狄更斯说:“成功好比一张梯子,‘机会’是梯子两侧的长柱,‘能力’是插在两个长柱间的横木。”只有长柱没有横木,梯子没有用处。那么我们又将如何获得到这样的横木呢?  走在成功的路上,不会像走柏油路一样的平坦,我们难免会失败,或许我会倒在充满荆棘的林地不断抱怨,眼前只有默无声息在逆境中坚持下来的惹眼的鲜花;或许我不擅长描摹图纸规划未来的方向,但我会扬帆起航,追寻风的脚步;或许我不能像太阳一样时时微笑,但我能不惧风雨,微笑前行...  鲜花之坚持,走在这条曲曲折折的道路上,难免有道路残破的时候,难免要翻越千百万丈的山岳,难免遭遇急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的险境。但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其险虽如……[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文化之路

      握起那酒杯,轻嗅那淡雅的米香,往日那般忧惧在恬淡下化为乌有,在闲暇时我总会陪着爷爷去和那熟悉的米酒,那一杯杯米酒写下了一道道成长的足迹,谱写下那一条文化之路。  在儿时,我总能望见奶奶久驻在桌前,手中的木棒不断的转动着桌上的陶瓷罐,那罐头中总能散发出一股淡雅的清香,我每每都会久立在奶奶的声旁,一边吞着口水一边踮起脚尖向里面眺望“看你那样儿,要不要尝一尝啊?”奶奶笑着问我,我拼命的点着头,说着便张开嘴,奶奶用手蘸了蘸酒滴在我的舌头上,顿时一股苦涩的酒味充斥着我的喉咙,一直冲到我的味蕾,我连忙将口中酒水吐出来,沿着墙角跑开了,那时我心存着好奇,慢慢的踏上了文化的道路。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背上了书包走进了文化的殿堂,对文化的认识也慢慢的加深,我……[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山水悠然,求其远方

      山水悠然,求其远方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  想起来了,以前的清明,都是要回家的。  那是一个山水相依的小镇,是了,不缺少山水,不缺少人烟。每每清明上午祭祖后,下午便有大把时光尽情玩耍。或手持一鱼竿,独坐丘上;或脚踩一土地,漫步垄间。总归,老家的那方山水,无论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年龄,经历了什么样的沧桑,都可以在梨花微雨中,窥见另般风味。  可,现在不同了。  许是学业重了多了,许是人情淡了寡了,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竟是几年未曾再去。也许年少谈不上乡愁,也许城市的喧嚣亦足以淡忘模糊的印象。可我时常记得,夜晚也曾站在湖边,看着水中寒月;可我时常记得,午后也曾站在田间,看着忙碌农人;可我时常记得,闲暇时也曾走在路上,回望身后青山绿水远去,天上……[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