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阿凡达节﹙第十一棒﹚

      说时迟那时快,我抓着魅影骑士的脖颈一调头,用脚踢飞一座山,这座山迅速地挡住了向宫老师飞去的炮弹。她见一个陌生的阿凡达人救了自己,眉头一皱,把手一挥,纳闷地喊道:“停止攻击。”酋长见宫老师停止攻击,非常生气,他从防护罩里跳出来,大声地训斥她:“你们必须把那个小子给我抓回来!”  宫老师满脸疑惑地问:“为什么要抓他?他为什么又要救我?那个小子似曾相识,我必须搞明白才能攻击!”酋长说:“那小子拥有我们祖传的阿凡达表,我们必须取回它。”“取回它!取回它!”人群中传出一阵阵呐喊声。宫老师还是按兵不动。  此时我不能离开,只能远远地观望。因为我不能抛下宫老师和同学们,尽管他们已经不认识我了。我必须尽快带领他们离开潘多拉星球。阿凡达表,阿凡达表,你何时才能听从我的……[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到世界去

      深夜中,老张独自躲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染头发。  老张人老,心却不老。70多岁的他仍然身体硬朗,精神健旺,甚至要挑战人生极限,来一场说走就走的人生旅行。  年轻时候的老张当过兵,当兵之后又在老家开了厂,在县城买了房,也娶到了村里最漂亮的姑娘。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老张被骗,企业负债累累。债主每天上门讨债,在老张几次延期还款后,债主找人毒打了他。被毒打的时候,老张硬是眉毛都没有皱一下,是骨气叫他硬挺了过来。  在别人眼中,老张是个永远都不会被击垮的汉子,所以之后老张又传奇般地东山再起时,别人也认为是顺理成章的事。  到了该退休时,老张不甘老去,又是再工作了几年。也许是迫切想证明自己,老张急于求成,像赌徒一样投资了几次,结果却血本无归。得知父亲输掉了企业所有的资……[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他说,还有希望

      这里的海上永远没有海鸥。半轮红日挂在天边,映着粼粼的红色的水面,海风徐来,夹杂着腥咸的海水的气息。一切都像刚刚经历了声嘶力竭的产房,粘稠中氤氲着死寂,唯有一起一伏的浪在做着拉伸运动,与岸边的岩石窃窃私语着。六七艘轮船杂乱地停靠,一天伊始。  “进!”年轻警官面无表情地指挥着,一扇破旧的舱门被打开。阳光透进这个漆黑一片的船舱,警官看见一个小黑人揉了揉眼。扎眼的两种颜色,黑与黄。警官上前递给一个领头的黑人一份协议,黑人扫了一眼,嘿嘿笑了,抬手放行。警官跟着出了舱门,转身看见那些与自己有着同样黄皮肤的人顺次下了船,他们一个个瘦骨嶙峋,眼神空洞,挪着步子上了“久远号”。“再也不接这种任务了。”警官自言自语,“太压抑了……唉。”  两个月前,警官接到一项命令—……[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璃裳剑

      如果小铁匠知道这个结局,会不会放弃将我铸造出来?可惜,没有如果。——题记  乒乒乓乓,伴随着悦耳动听的铁器敲打声,我出生了。  我的主人是一位年轻的铁匠,虽然家里不太富裕,可却生了一副好相貌,方圆百里的姑娘家见了他,都要脸红好一阵子,家再远也要跑来这去造铁器,只为见他一面,所以生意还算红火。所以,小铁匠也开始春心萌动了。她是附近一位武将的女儿,十岁出头就被封了郡主,好像是因为剑舞的好,讨了先皇欢心。如今新帝登基,这位武将又在助他登基的事情上帮了大忙,官场上是十分得意,每天前来拜访的官员塞得整条街满满的。  就是在这样一个地位悬殊的情况下,小铁匠爱上了她,他甚至都不知道她的真名叫什么,就深深地被她迷住了。因为那天小铁匠闲着无聊爬到一棵树上玩儿,正好看见……[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寄托魂灵的白菊

      雨后天晴,阳光散漫,白菊肆意绽放。群艳已凋谢,在这忠士烈士魂灵滋养的土地上,唯独它悄然盛开。爷爷和他,成了它的守望者。                            ——题记  儿时,他爱极了白菊。刚被父母送到爷爷家时,他才九岁。爷爷家甚是冷清,仅有他两人。那时,院落里空荡得很,无聊充斥整个屋子。只有墙角的几株白菊供他玩趣。自此,他便喜欢白菊了。那白菊开得格外好,总像是有一股仙气护着它一般。  那时,爷爷爱叫他小菊观察员,经常问他墙角的白菊开了没有?落了没有?他发现,爷爷有个习惯,每至花开,必摘下几株来,小心翼翼地用书纸包好,然后便出门。回来时,和往常一样,已是黄昏,白菊也不见了。他始终不知……[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镰刀锤子永不落

      约瑟夫早年在莫斯科做官,虽然他有时候做事非常死板,只想着如何为国家做贡献而不关心民众,但从大局上来说,他仍然是一个合格的官员。他曾潜心研读马克思主义,也的确为其中的理论所折服。因此,他深爱着这个养育和成就了他的国家,他的心中永远飘扬着那面熟悉的镰刀锤子旗。  但是他在中晚年的仕途,却没有那么如意。他的领导并不喜欢他的行政作风,于是包括他在内的一批苏联第一、二代领导人的得力助手几乎都被替换,而约瑟夫更是沦落到住进一间只有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偏僻小屋居住,消息非常不灵通。事实上,几乎大部分被替换掉的同志都来到了这里居住,仅靠着附近救济站微薄的补助生活着。约瑟夫每天最开心的时间就是傍晚,因为那个时候,同志们都会有时间坐在一起聊天,聊他们主政时期的作为与……[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守望

      母亲站在桥头,眺望远方,父亲和儿子的身影越走越远,她的心似乎也在随他们而去。  父亲是一名乡邮员,国家干部,做了一辈子,不喊苦不喊累,任劳任怨也在年轻时识得母亲,两情相悦,将母亲娶到家中。 儿子高考失利回到家,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做了个有光环的“国家干部”背起父亲的邮包,踏上那条父亲走了大半辈子的邮路。父亲给他装好邮包,再三嘱咐注意事项,要走那里方便,一言一语,满满的都是爱。但是陪了父亲大半辈子邮路和父亲同甘共苦,共沐阳光共御严寒的大黄狗却怎么也不离开父亲。儿子执意独自上路,父亲放心不下还是穿上了工作的行头决定陪儿子再走一次这条充满艰辛的邮路。    上路了,一路上,父亲儿子各有各的心事回想着自己的人生,似乎母亲是这个故事的主角,他在父亲……[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老梨树下

      老梨树枯黄的叶子终于在乍起的秋风中落尽,蜷在院子的角落。来年春天这棵老梨树还会长出新的绿叶。小虎守来一个又一个春天,却再也没有守回奶奶。  跨过低矮的门槛,屋里一片阴冷。以前奶奶还在的时候,总能用最少的炭块把灶里的火留住。那火光虽然微弱,但却能驱散老屋里的阴冷气息。而如今,温暖明亮的火光不见了,似乎只有脚下高低不平的、被岁月磨得棱角都已光滑的石板,在无声诉说着那些被人们遗忘的往事……  小虎自打生下来就听话,因为妈妈智力有障碍,一直是奶奶管教他。小虎对爷爷的概念,就是搁在方桌上的那张黑框相片。虽然相片看上去有些陈旧,但总是一尘不染。小虎的爸爸本来靠家中仅有的一头骡子给村里人拉拉东西还能勉强糊口,后来村里有了三轮车,骡子就被卖掉了。为了维持生计,小虎爸……[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