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路即成长

      阿瞒幼时喜好游猎,爱赏歌舞,有权谋,多机变。叔父认为他游荡无度,时常对阿瞒的父亲曹嵩说他的坏话。阿瞒十分不满,就假作中风之状,诱叔父告诉父亲这一假象,然后反咬一口,使父亲不再信任叔父了。此,阿瞒恣意放荡,无约无束。  驻腻孟德已成少年,眉宇愈清秀,今日他要去拜访汝南许劭。许劭有知人之名,孟德问“我何如人?”许劭不答。孟德又问:“我何如人?”许劭答:“子治也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  五十余。。二十岁,孟德第三次来到这个他熟悉的地方。但与往年不同,这条小路弥漫着凄凉悲冷,颓废的气息。孟德瘦弱的孤影被欲落的夕阳拉得很长很长,他与小路并坐,虽无言语,却对对方的处境心知肚明,仅是心知肚明!苦楚无处寄托,夜幕已经降临孟德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踽踽独行,求索出一条亘古不……[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祥林嫂之死

      黑影子惊了一惊,局促地转过身来,眼眶和鼻头都红红的,神情却是木刻似的呆滞。祥林嫂的手攥了攥拳,张了几回口,“你  柳妈轻轻地“哼”了一声,没说话,蹲下去就着河水抹起格式器皿。  她犹豫了一下,开口:“柳妈妈,你是善女人,又是好心人,你懂这些事,我,我想问你一问——人死后,究竟是有没有灵魂的?”  祥林嫂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她急切地追问:“这么说,人死后,是必然有灵魂了的?”  “要我说呀,祥林嫂,你还是早点打算好吧。你下去以后两个男人要争的,阎罗大王把你锯开来!我上回叫你买的门槛你买了没有?啊呀呀,我想门槛也许不能完全消了这罪去。说起来那两个死掉了的男人,哼  “你的那两个男人,都是因为娶了你,结果断送了性命。两条人命大山一样的压在你身上,捐个门槛……[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琴和猫

    1  黑暗的桥洞里透进来些许光亮,冰冷的海水一层层漫上来,浸湿了他单薄的衣衫。深秋的风总是那么不通人情,卯足了劲儿,倒灌进他的裤脚,猛地一个冷颤,他从梦中惊醒。尽管那不是什么香甜的美梦,但总比现实的处境要好许多,至少不必为生计奔波。  怀中的猫似乎醒了,一双宝石蓝般的眼睛凝视着他,似乎在质问,瞳孔深处流淌着波斯猫的高贵血统,即使毛色变得灰黄,肮脏不堪,也难以抵挡它浑身散发的贵族气息。他似有若无地瞥了一眼旁边灰扑扑的琴盒,无奈地摇了摇头。  兜里的钱不多了,只能勉强填填肚子。他来到一家包子铺前,那粉头油面的店伙计最令他厌烦,那点头哈腰,变脸神速的做派令他不齿。在店伙计满脸堆笑中,接过了两个馒头。若是他没有看错,这俩馒头是那店伙计不小心掉在地上又偷偷捡起来的。……[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路的尽头,就在脚下

      狗娃对于村里要来个支教不屑一顾,他认为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大山里来的都是些衣冠楚楚的禽兽,谁会到这样一个啥也没有的地方来教学呢!  原本应该人来人往的小溪旁却空无一人,狗娃心里郁闷极了,听说都去看新老师了,但狗娃却不准备去,他认为啥也没有在这里逍遥快活,他相信他们不久肯定会回到这里来的。可是,一天、两天、三天……一星期都过去了,却始终不再有小伙伴们到这儿来。狗娃产生了一丝好奇,究竟是什么将小伙伴们纷纷迷住了。  狗娃百无聊赖的走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村头的学舍,听到里面的读书声,他不时地向里张望着。“扑通”,栽了一个大跟头,正当他疼的龇牙咧嘴时,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耳边回响起来,“没事吧,同学”。狗娃从来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姑娘,即使年仅十几岁还未情窦初开的他也不……[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义之所在,路之所行

      “冉颜,这起案件就结案吧。”  “为什么?关副局长,这件案件明明还没有完全查出真相,还有疑惑的地方!”  “案件事实清晰,就是一个简单的故意纵火案,上级领导限期破案,时间紧迫,赶紧结案吧,对你对我都有好处!”关副局长一脸严肃地说道。  “可是……”  冉颜迟疑了一下,只好点了点头,送走了关副局长。关上门后,眉宇间带着三分忧郁地靠到了墙上,手中拿着嫌疑人王东的照片,沉默……那照片的背面,清晰地写着“医者仁心”四个字,因为太用力,笔尖甚至划破照片。  “冉队,这案子蹊跷,药材厂是纳税大户,连年获得市里表彰,上级领导让尽快结案降低负面影响也是有道理的。只不过……”李力没有再说下去,有些事情他也想不通。  冉颜何尝不是。昨天,Z市药材制造厂发生一起纵火案,刚生……[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鲲鹏万里,尚始于低

      捧着这张沉甸甸的纸,发财转身背向父亲。他不敢叫父亲看见自己眼里有水,知道这谁脏得很,脏的会问父亲要钱,要父亲拿不起的钱。  用破败来形容发财的村子是怎么也不为过的。一进村口就能瞧见最值钱的东西——听村里来老人说那棵老槐扎在那儿有了两百年了,它眼前这坑坑洼洼的泥地上换了几代人,能留下的也只有它了。  发财的母亲第一年嫁过来时就吵嚷着嫌家里穷。第二年生下发财。第三年便扬长而去。发财这名字也就自那时留下了。当然,还不记事的发财那时只是睁圆了眼瞅着父亲眼中滚落的珠子叫道:“爹,你会下雨耶!”父亲也总是顺手将他往床上一攘发财就掉了个个儿,也下起“雨”来。爷俩的命像是让绳子拴在了一起,发财依赖父亲,父亲也依赖发财。  发财父亲的想法是让娃上学,哪怕砸锅卖铁呢。发……[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明绝

      明绝以为父亲恨自己。一  明绝父亲是商人家的长工,大字不识一箩筐;明绝母亲是商人家的千金,阅尽世间万卷书;商人遭人陷害家道中落,把千金嫁给了长工。但明绝母亲在生明绝时难产离世。父亲爱母亲,父亲恨自己。二  明绝从小就被父亲逼着读四书五经,在那个勉强能填饱肚子的时代,明绝父亲甚至还请了教书先生指导明绝的学习。可是明绝想放风筝——手里拿着线轮,看着线一点一点地放出去,风筝一点一点地升高,那是只蝴蝶,伴着几丝游云,在碧色的蓝天下起舞。明绝希望它飞的再高一点,希望母亲能看到这只蝴蝶,因为他知道,母亲最喜欢蝴蝶了,看到这只蝴蝶就知道回家的方向……明绝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他将面颊深深埋进双臂,想象着母亲和他一起放风筝的模样。大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明绝父亲进房找……[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路在何方

      嘉靖十九年,已绵延近二百年的大明王朝正在谱写盛世华章,四海升平。  “快点交!说你呢!别看别人,就是你!”  支春县河埠头,当地官府正在收秋粮。排队的老百姓尽皆是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只见这边一个百姓刚交完粮,旁边的一名小吏却将他一把推开,退了两步,屏气凝神,猛得一踹!那超出斛沿的粮食纷纷落地。那百姓正要去捡,却听收粮官大叫:“别捡!这是损耗!听见没!再捡就不作数啦!”……不远处的一名书生打扮的人见状摇了摇头,叹口气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秋知县——刚才那个书生打扮的人——坐在县衙里批阅公文,他的心里颇不宁静。他自幼束发受教,学的是圣人之学,为的是一心一意做好官,希望无愧于朝廷,无愧于百姓,无愧于自己的良心。可是,事与愿违,下到县里,乡绅和胥吏狼狈为奸……[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