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等待

      一条路,一个人,苦苦的等待。远方的游子啊,不要让回家的路那样漫长!——题记   夕阳半颓,琥珀色的黄昏挂满美丽的天边,村头那棵老树下,阿婆孤单而又落寞的身影像一尊金色的雕塑,痴痴地望向小路的尽头。  四年前,就是在这条曲折的小路上,她满含着泪跟即将远行的儿子告别,她很想跟儿子说:“好好工作,别惦记着妈。”然而,话到嘴边却无语凝噎,泪水在她那如枯松树皮般的脸上留下难舍的痕迹。“妈,我一有时间我就回来看你!”儿子轻轻把她额前的青丝抹到耳后。她点点头,泪眼婆娑地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牵挂满怀。    儿子走后第一年,她就时常坐在小路旁那棵老下,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这条羊肠小道,这条路上,有太多她与儿子美好的回忆。儿子小时候,总喜欢牵着她的手在这条泥泞的小路上玩耍,……[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我们慢慢走

      那是一条仅供步行的小路。小路很窄,却笔直地伸向前方。路两旁,种满了银杏。  突如其来的秋风,卷起银杏树梢末的叶子。回旋、翩飞。轻盈的杏叶,宛若一只只翩跹的金蝶,在舞完秋日里最后一曲华尔兹后,安然投身于地上,片片杏叶,铺就了一条金色的路。  一对年轻夫妻,从路的那头走来,两人都穿着灰色的、洗的泛白的小袄。女人一手挽着男人,另一只手指向其中的一棵银杏树,似是很开心。那个男人,斜背着一只包,他原是侧身帮女人理着衣领,顺着女人的手看去,憨笑一声。又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帮她扣上衣扣。他们都不曾言说过什么,只是在无声地笑,无声地用眼神交流。  男人用手掌,紧紧握住女人的,牵着她来到那棵银杏下,站定。银杏的叶子还未落尽,澄黄色一片。一根虬枝斜出,颇引人注目。女人摇了……[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屋前小路

      吃罢午饭了,老伴如往日一般,骑了三轮车去找村那头的老人们打牌。她也无须午睡——年近九十的人了,哪还这么缺觉呢——便慢慢搬了小凳子来坐在庭院门口的枣树下,疏影横斜中望着明丽阳光下如积水空明的屋前小路出神。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些许依稀的记忆浮上心头,让她恍然发觉,原来这屋前小路已陪伴她这么多年了啊。  仿佛是七十年前,她初嫁做人妇的时候,便是从这条小路进了夫婿家的家门。那时这还是黄泥土路,坑坑洼洼,不过是人走多了踩出来的。彼时还是战火不休的乱世,莫说温饱,就连平安也是奢求——在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里,总有国民党的人在小路上奔走,寻了年轻力壮的男子去充当兵力。丈夫那时从地里回家时被带走了,她几天几夜不曾合眼,以泪洗面,几乎崩溃。所幸,他最终还是历经辛苦,逃了……[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鹿丶路

      世上总有一些人将心中的的归依寄于某一处,浑浑噩噩,停滞不前,静态地停留在原点,注视着面前“此路不通”的指示牌,没有方向,逃不出,也跑不掉。 在一些偏僻的荒郊,本性展现的也更为真实,那拉提草原坑洼泞淤的荒地上斑斑驳驳的残留着狩鹿者们汽车碾过得的胎痕和隐隐可见的滴滴鹿血,这些都是被现实束缚住的人,怎么也找不到归依的路途。   老汉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每天擦拭猎枪,开着自己的破旧的汽车,走过被狩鹿者汽车无数碾压过的道路,已经成了老汉的生活定律。 像往常一般,老汉早早收拾好自己的猎枪,黑黝黝的枪管,被老汉擦得铮铮发亮,开着破旧不堪的汽车,走在颠簸坑洼的荒地上,汽车“吱呀吱呀”的零件声和老汉不知多少年未笑过的冷脸撞在一起,让着炎热的天气也增添了几分寒意。 ……[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房子

    (一)  “家?这是儿子们的大房子。”(二)   深秋雨夜,冰冷凄清,隐约有狗叫声。  玉莲在床上翻来覆去,老三就要搬新家了,真好啊,到时候他会接我去吧!玉莲美美地想着,宝贝孙子乐乐的笑容又浮现在脑海,不由自主地笑出声。她一时兴起爬了起来,摸索着开了小灯,靠坐在木床上,拿过电话小心翼翼地按着那串熟悉的号码。  “妈?”电话里是昏昏欲睡的男性磁声。  “三儿啊……那啥……你不是就要搬家了?妈想……要不去帮你们照看乐乐呗?”玉莲试探地询问道。  “这么晚了就为这事啊?妈,你别瞎操心了,孩子有小美带着呢,你在老家照顾好自己,等我有空就接你来......”老三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玉莲似乎能看见他此刻不耐烦的表情。  “谁啊?”电话那边传来小美娇嫩的声音。  “先这样妈,……[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宽容一只黑绵羊

      有些生灵生下来就有一条坦荡的路可走,可有些生灵却拼死也找不到。  黑绵羊它妈是只白绵羊,生它的时候费了不少劲,其实还不如不生。  牧民都顶不喜欢黑羊,毛色差,性格怪,根本无利可图。杀之又可惜,就放任在羊群里养着,来来回回都嫌那黑炭一样的颜色碍眼。  绵羊的性格温顺,却也不会接纳异类。每只白羊都对黑羊避而远之。  黑羊每天跟它们一起生活,吃一样的草,走一样的山坡草地,但其实是无路可走的。  黑羊的性格从众所周知的孤僻沉默,变成众所周知的暴戾乖张。它横冲直撞地、凶狠地过日子,抢食、斗殴,从此变成一只坏羊。  牧民于是把它提前送去了屠宰场。羊群的日子自此重新变得安宁。  然后白羊知晓了,黑羊都不是好东西。它们的恶劣与它们丑陋的毛色一样与生俱来,应该受到驱逐和打压……[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极北心

    极北心  最忠诚的奴仆,抽干所有的精魂,颤抖着召唤极北心,跪倒在地,献给他的主人。 ——北海志·极北心一  “亮出你的身份,我们才可以让你进入极北原”穿戴得破破烂烂的士兵,僵硬的如同极北原上的冰雕,万年不变。“不然就守在极北原外,等到老死”  他笑了,缓缓脱下兜帽,包括头发在内,全身晶白剔透,如同极北原上的冰川那样毫无血色。“我是珐琅,为我的主人而来。”  无形的高墙出现了,极北原上的寒风似乎扭曲起来。这是极北之门。 “去吧,忠诚的奴仆,极北心在召唤你”士兵们退开了,男子很快消失在极北之门中,与那冰川融为一体。  极北原的寒风依旧凛冽,士兵们关上极北之门,开始议论起那个男子来“有意思,又一个为了主人,献祭极北心的……[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自在独行

    自在独行——读后感  她很漂亮。  毕竟170cm的女生在90年代是不多见的,更何况她那高挑的身材,一头乌黑的长发……她身上的一切都可以引来一大群人的注目,但最迷人的是她那双眼睛,冷冷的,仿佛在蔑视一切。  她没有朋友。  不是因为她那无人企及的成绩,也不是因为她显赫的父亲,而是因为她自身的气质。她拒绝与人交流,她认为那一群整天打打闹闹的男生都是蠢货,她认为那一个个趴在桌上读言情小说的女生是一段段不可雕的木头。没有人敢接近她,不论男生女生。甚至没有人敢在背后说她的闲话,班里最聪明的男生,到了她桌前也会小心翼翼地走过。  她就这样冷冷地度过了高中的三年。同学们对她印象很深,但对她的存在又不感到意外。就像有些人的青春活力奔放一样,总有另一些人情愿让自己的青春冻结,拒绝……[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