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短歌行

    民国廿六年,冬,北平。一场风雪刚刚停住,天空依旧雾霾沉沉。这座已经挣扎了几千年的古城,似乎自从召公奭被西周武王分封到这里,就从来没有换过主人,层层叠叠地包裹在深深浅浅的灰色中。大街上传过来的鞭炮声和锣鼓声,在一片晦暗的灰色中,也变得格外黏稠,好像只有那个突然发出的稚嫩喑哑,才能让人隐约感觉到有个什么鲜活的东西曾经走过。发出那个声音的嗓子,长在一个满头蛤蟆癞痢疮的小子身上。这小子顺着鞭炮锣鼓声,挤在人群里,没头苍蝇一样,东钻一下儿,西钻一下儿,终于找了个缝站下,用土布袖口上满是鼻涕的胳膊肘碰碰身边儿麻屣鹑衣的汉子。那汉子劈头就是一掌:“嘿,你个猴崽子!你给爷瞧瞧,捅哪儿了?”大清朝的皇上是早已经搬出了紫禁城,可现如今,满城的爷们,没一个倒了架的。癞小子连忙……[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路漫漫又如何

      她家在离山脚不远的大樟树下,一幢曾祖父留下的老房子,墙皮脱落,青苔滋生,也算是一派生机。  她现在是一位勤劳朴实的农村妇女了,脑后扎个大盘髻,用一根木簪固定,期间还可以看到丝丝刺目的银丝。她老了。已然失去年轻时的那股霸劲,嗓门也不再窜上天。她老了,只能不浮不躁,一门心思地打理自己的余生。  她被村里人唤作“梅嫂”,据说是从大山那边的村庄嫁过来的。当年几十人的送亲队伍,敲锣打鼓,震惊了村里所有人家。一顶绣有富贵花开的大红彩绸罩子的花轿,几担神神秘秘又沉甸甸的嫁妆,似乎是高高兴兴地嫁到了村头白家。婚后日子算是滋润,那时的白太太尝到了与大家唠家常摆阔气的甜头,于是每天要挑几件衣裳到河埠头去洗洗,一洗便是半天。而在大家的印象中,她是个口齿灵活的人,说起话……[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为赶路的人干杯

    为赶路的人干杯郑州市外国语学校 高三(1)班 金宇浩大雪压没了脚踝,帕奇跺跺脚,走进埃蒙先生的旅馆.这是一间宽敞的双层小阁楼,推门进去,有一个卧在炉子边画画的姑娘,一个吹着口琴的小男孩,大概是《山楂树》吧。还有一个煮咖啡的妇人,一个在下棋的老者。帕奇咳嗽一声:“唔,埃蒙先生的旅馆,真高兴到这儿来”。“欢迎到这儿来”。那妇人把新煮好的咖啡给他“喝了它,暖暖你的手吧”帕奇伸出他满是皲裂皮子的手,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很快妇人将他带到二楼一间房间安置好。这时楼下孩子嚷道:“埃蒙夫人,有人来啦,布里先生,一个老头”。“喂,你这家伙,我还没老呢!”埃蒙夫人急急忙忙下了楼。“很高兴成为您的新房客,夫人,这个小鬼真是太讨厌了……”帕奇躺在床上,“什么平安夜,见鬼去吧,……[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大漠孤途

    大漠孤途山东省青岛第一中学 高二十班 刘芷均 一他再一次从梦靥中惊醒。梦里,她依旧浅浅地笑,波澜不惊。唯有那琥珀的眸子里漾了一汪深潭,引得他一阵悸动,醒时一身薄汗。他缓缓抬手“凉儿,过来。”四下无声,良久泪落。岭上,梅花又发了新芽,雨打落花。清香漫到岭下。汀凉,你可寻到安乐处为自己安家?二她不喜欢别人叫她舞妓。“舞妓”,含在嘴里轻飘飘的一个词,叫起来却满含轻蔑与凉薄。她没有名字,从小就是青楼里的舞妓。明明战火纷飞的年代,这楼却仍夜夜笙歌。望着窗外满目的疮痍,她不是不心疼。这样的纸醉金迷终究是太荒唐。国将不国,何来享乐?可只凭自己这个小舞妓,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院墙内,白梅依着墙盛开,染香了一段皎洁的月色。树下,她已然做好登台的准备。尽管不喜欢她们为自……[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走不尽的路

    有的路,脚永远也走不尽,心永远也看不完。                             一 北风刮了几天几夜,刮走了荒原上最后的秋天。在风声中,隐约传来驼铃声,一路清脆。 “掌柜的,又来了个驼队,住不下了,咋办?”“把桌子撤了,让他们将就一晚吧。”  这次的商队和以前一样,是些卷发的西域人。他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来干什么,只知道他们带着些大箱子向东走,再带着些大箱子回西边。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带了什么。  “客官,不好意思,今天小店住满了,要不各位在大堂里将就一宿?”“这怎么行,我们的货物很重要。”领头的西域人明显不高兴,用不流利的汉话嚷着。“现在天色不早了,各位要是不在这儿住,外面的寒气可是……[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在民国年间,有个会手艺的老头,从小没有姓名,周围的人都叫他“老黄”。老黄一生有三个癖好,喜欢制香料、从来不换洗衣服、人夸他。  不知是什么缘故,老黄终身未娶,自然也没有后代。  马是早些年在亲戚的介绍下堂堂正正拜师学艺的,现在人也能挑起大担了,人也由小马变成了熟人口中的老马了,老马为人踏实,老黄病重的几年,老马是身前身后的照料,简直无可挑剔。  唐能成为继承者,完全是因为嘴上功夫了得,自从听说了老黄有独到的制香料的手艺,便天天围着老黄转。  虽老黄喜欢听好话,但人还不至于糊涂,所以不论是手把手教给两人香料还是带两人采买原料,都格外的照顾马。这让本就不踏实爱耍滑头的唐,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无力改变什么。  老黄临了时单独把马留……[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竹叶哨

      小美喜欢竹子。一  有件事小美一直不知道,那就是乡下的大姨家有个表哥,他叫谷雨。谷雨今年十二岁,年纪虽小,却什么活儿都会干。上山砍柴,下山放牛,对他来说非常简单;喂猪养鸡,除草耕田,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来到乡下,小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现在正是暑假,蝉鸣声声,鸟鸣阵阵;远处的山脉,近处的田野,无不让人赏心悦目。小美一扭头,看见妈妈和大姨正在赞赏这乡下别有一番韵味的风光,两人旁边站着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三四岁的男孩子——他就是谷雨。  很快,两个小家伙就玩到了一起。二  “喔喔——”公鸡打鸣了。  “谷雨哥哥!该起床啦!”小美大声喊道,“你答应今天和我一起去竹林呢!”谷雨一掀被子,穿好衣服下了床。  谷雨推开吱吱作响的旧木门,看见了门前的小溪。俯身掬一……[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推心置腹,推己及人

    推心置腹,推己及人一考生     三三觉得,自己是个孤独的人。     “孤独”这个词是三三从语文课本上看到的。三三的家,在离学校很远的山里,后山的油茶树都是三三家的。同学们的家大都在镇上,平常放学,三三都是一个人走好久才到家。三三脑瓜聪明,猜灯谜总是她最快,老师常夸她,因此,同学们都不愿同三三玩。三三嘴一撅,心想,我才瞧不上他们呢。娘说,小娃娃家家脾气挺大。于是,三三还是一个人走山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玩。     直到,那一天。     “娘!娘!”三三娘在后院便听见了自家孩子带着哭腔的叫喊声,双手往围裙上一抹,急忙迎出去。“怎么了,小祖宗?”三三娘捧起那带着泪渍的清秀小脸。脸上写满了委屈与不甘,小肩膀起起伏伏难以平静。“他们就是见不得我好!娘,……[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