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家乡的小路

    前言:家乡有两条路,一条是土路,我们称之为小路,一条是水泥路。一条被看作是落后的象征,一条被我们称之为发展之路,两条路并行不悖,生机勃勃。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belong......美国乡村歌手约翰·丹佛的《country road,takeme home》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每当这熟悉又动人的旋律传入耳中,走在城市的柏油马路的我,思绪便不由地飘回到老家,想起老家那条有着无尽回忆的小路。 记忆中的小路没有公路的平坦与宽阔,也没有山路的崎岖和曲折。它只是一条普通的乡间小路,却有着无限的甜美:有依偎着小路澄清的小溪,旁边是大片的田野,还有那遍路的野花和野草。小路虽小,却是附近几个村庄来往的必经之路。小路就这样和着流水和乡下的恬静、纯粹,使我每每想起就觉得无比温馨。 小路一年四季的景色变幻无穷又……[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逢于清月夜

      犹记得北宋“山谷道人”黄庭坚作词一曲:“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他在那灯下举眉一瞬,茶香缭缭,月影熠熠,如与归来故友对影。顷刻诗意骤然,慨叹万事都刚刚好。而后也有一文人孙周卿作下“诗豪与风雪争先,雪片与风鏖战。”的妙句,只因失落时的“推开篷雪满天”,便惊喜顿生,诗兴大作。古代文人墨客偶尔能适逢诗意,本就在于生活具有一种柔性的美,在于生活是一条你总会某个故事或某份情怀不期而遇的路。   每个人都曾因为巧合而去经历故事,且在经历过后总会感激当初的巧合。就像三毛曾把勇气燃烧为情怀,把虔诚奉献给旅程,越陌度阡,奔赴一无所知的撒哈拉,拾起荒芜与爱。这一切都开始于她偶然中看到杂志上一张壮丽的撒哈拉相片,从此留下了一个美学灵魂出走的故事。 而在寻常日子里,在寻……[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青山绿水的梦

      清晨,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车子沿着平整的柏油路一路向南,如画般的风景令人心旷神怡。远远的,外婆家近了,想起那泥泞的村路,我赶紧脱下洁白的运动鞋,换上拖鞋,妈妈有些莞尔:“你天天忙着学习,半年没回来,外婆家的变化大着呢。”  外婆家离市区二十多公里,是个偏僻的小村庄。小时候,因为父母工作都比较忙,我的童年大部分时光是在外婆家度过的。那时候,外婆家就是我的乐园。  后来,我回到城里上学,每个暑假都要回外婆家住几天,慢慢的,住的时间越来越短,甚至有了一种近乡心怯的感觉。不记得从何时起,村里矗立起三四个硕大的烟囱,浓密的黑烟让外婆的桌子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黑土,空气也变得格外浑浊,到处灰蒙蒙一片。小河也失去了往日的清澈和活力,污浊的河水缓缓流过,鱼儿不见了,绿色也……[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遥远的兄弟

      花开花谢,云卷云舒,《那些年》的旋律依旧回荡在我的耳边,时光荏苒,光阴似箭,那时的我们掩面而泣,不忍离别,如今的我还在这里,你又在何方? 兄弟,你知不知道你离开的这数年里,有许多的往日同学来找我询问你的联系方式,可是你走的时候那么突然,那么隐蔽,留下的我也只能苦涩的摇摇头回个我也不知道的叹息。 或许对于当时的你来讲,我们只是你人生海洋中掀起的一朵小小的浪花,但对我们而言,你的出现无疑是掀起了声势浩荡的波涛。 你说过我们会是永远的兄弟,可是你离开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直到如今我都未曾再见过你。那时我其实是怪你的,将你认之为感情的盗贼,以缓解亲人少去的痛苦,我也知道你是有苦衷的,因为在父母之命难违且没有我联系方式的情形下,你的痛苦也一定不会比我少。因此当思念冲开……[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每天都和妹妹一同乘地铁去上学。换成的路线无比熟悉,都在同一条路上,但和妹妹的话题却都是新鲜的,在成长的。  偶尔会聊车厢里的布置,正逢一带一路的展开,壁纸把手上都是中国红,偶尔聊聊校园趣事。前几日让我又惊又喜,妹妹说:“我们学校收看了直播的十九大,让我们几人一小组去了解一个国家,然后与各国友人交流。心里很复杂,一开始甚至想嗤笑小学生看什么,也怀疑她们能否理解报告,以及与外国友人跨语言的交流。”不过妹妹又好似老于世故的样子:“小学生弄什么一带一路嘛,肯定只是走个过场。”不过,更多的还是惊喜。本以为一定是高高在上,没想到原来可以下凡到身边。  虽有抱怨,不过妹妹还是着手干起来。“姐姐,手机借我。”妹妹开始查找资料,“姐姐,巴基斯坦也有中国银行了!”“是嘛!”……[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套路

      初冬的清晨,天还没亮,街灯的残光在昏暗的空间闪烁着。外面是谜一般的寒冷,轻轻呼一口热气,看得到一圈圈的水汽。  七点,卷帘门终于拉开了,扑面而来一股暖气,走出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他热情地招呼着门外的老人进屋,只见小小的屋内竟摆放着十多台按摩椅,空调还呼呼地喘着粗气。别看张大爷年纪大,走起路来还挺快,今天直接抢到了头把按摩椅。这年轻小伙笑容可掬地给每位老人都递上一条毛毯,“冬天天气冷,是老人最容易受伤的时候,我怕您们受凉,特地给您们每人一条毛毯,以便保暖。而且啊,别小看这毛毯,它可是貂皮做的,一张貂皮上则几万呢,保暖效果特别好。”  接着,小李熟练地打开投影仪,播放着舒适的轻音乐,开始向老人们讲授今天的养生课程。  小李走出董事长办公室,痴痴地……[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那村、那人、那路

      “乌云黑得吓人,风很大,裹着很大的雨滴,好像夹杂着些腥气。村庄里十几间土坯房错乱地摆着,低矮而潮湿,大雨里房子努力地站稳,生怕被穿梭其间的狂风吹倒。那风吹得口哨尖利而清冷,不远处的淮河,水涨得很快,巨浪狠狠地拍向岸边,恨不得一口吞下我们这可怜的小村庄。”  “我爹很早就出门了,脚步很重。花生已经熟了,千万别再淹了,小麦没有抢收多少,你三个娃的秋季学费就靠它了...爹的话没说完就淹没在外面的哨声里了,连同长长的叹息声。”  “圈里的猪一直在叫,超过了哨声,娘随后很快拌好猪食,倒在槽里,也出门了。可立即又回来了,指着我说:‘你别上学了,看着弟妹’。随后拿起门后的镰刀出去了。”  “弟弟妹妹都哭了,饿的,我也没吃饭,噢!对了,爹娘也没吃饭!我望着门前的小路,小路……[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守护

      那一夜,风,呼呼地吹着,带起阵阵尘埃,在空中乱舞,与汽车的尾灯、  路灯交织缠绕。夜,渐渐深了,我无助地站在公交站台,瑟瑟发抖......  “爸爸,你怎么还不来呀?”  半小时前,与我同上小学奥数班的同学家长转告我,爸爸会开车在公交站台处接我。“可现在,他怎么还没出现?”  “呼——呼——”风依旧刮着,来往的公共汽车过了一辆又一辆,上车、下车......,我巴巴地在车流中寻找着,可始终没有期盼的影子。“不行,不能这样死等下去。”我对自己说,“要不,借别人手机打电话问问?可是......”,上次妈妈借手机被拒的场景出现在我眼前。望着那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我犹豫了。“如果他们把我当骗子,不肯借我呢?又或许手机借到了,别人等的车又刚好到了......算了,还是再等等吧。”  风,冷的刺骨……[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