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平凡之路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那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我为你来看我而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生如夏花》  那年夏,我第一次回到故乡,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  是回去后的第一天。走过马路,经过小小村庄,我和姐姐走在泥土铺就的小路上。我无聊地踢着小石子,身旁偶尔有村民经过,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一片难言的寂静。  “右边就是麦田了。”姐姐打破了寂静。  头顶上是橘红的天,天上有自由舒卷的橘黄色的云,一直飘向远方,飘向被麦田遮挡的地平线。阳光依稀耀眼……[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书香盈盈人生路

      人生如书,人生之路唯读书。   我与书,有着不解之缘,从萍水相逢,我对它一见倾心,见之不忘;到相知为伴,拔尽千山,涉遍万水;直至蓦然回首,千帆过尽,仍长乐未央。  小时候,不识字,书是用来听的。夏月初生,晚风习习,丝瓜架下,我躺在奶奶怀里,望着星空,一个个古老又神秘的故事从奶奶唇齿间娓娓道来,在那里,我结识了开天辟地的盘古,以身补天的女娲,不屈填海的精卫,立志逐日的夸父,遥想着远古人类的不屈奋进,勇敢追求。再大些,我认识了孙悟空,因为我姓孙,骤然觉得自己一定是他的后人,一定也拥有超然神力,于是整天拿着一根破竹杆耀武扬威。我喜欢和英子快乐地穿梭在北京的老胡同,跟着她学骆驼咀嚼,唾沫沾在薄薄的唇边,忘乎所以······  我沉迷于诗词,穿越……[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山村里的“棉音”

           闷热的午后,树叶被太阳烤成了卷儿,鸟儿们都躲进了林子里,只有蝉儿在枝头欢唱。“嘭咚咚...嘭咚咚...”,村头响起一阵阵有节奏的敲击声,这声音与蝉鸣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像一首乐曲划破了整个小山村的平静。       老张头一手拿着弹花锤,一手握着弹花弓,一上一下地敲打着,“嘭咚咚...嘭咚咚...”, 发出一声声悦耳的“棉音”。小屋里到处飘舞着纤细的棉尘,案板上原本发黄破旧的棉絮在弹花锤的起落间像花瓣一样舒展开来,逐渐变得雪白蓬松。老张头摘下口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朝地上甩了甩,端起大茶缸“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口水,砸吧砸吧嘴巴,戴上口罩又接着弹起棉花来。      老张头家世代都是弹花匠,自太爷爷起就搬来这个小山村。这弹棉花的手艺……[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道路前面还是路

      雨滴滴答答摔碎在伞面上。  我撑着伞,和妈妈并肩走着,我知道她有些生气,这次高一开学的期中考试成绩十分不理想,知道成绩后的几天,我一直焦虑不安,为了排解我的心情,妈妈带我来到东山脚下,走在山间小路上,我看到了“曲径通幽处”却怎么也感受不到“山光悦鸟性”的意境。  本来心情就很糟,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我的眼前渐渐昏茫一片,心莫名地烦躁起来。“烦死了!我要回家,我还有好多好多功课没做呢!”我实在受不了这氛围,转身便往回走,为了绕过妈妈,我不小心踩进了路边的泥里,一下子陷了进去。我“吱哇”乱叫着蹦出来,鞋上沾满了泥。妈妈一把抓住了我,坚持领着我向山上爬去。我极不情愿地跟着,看着脚下的泥在被雨水冲刷干净的石板路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泥印。  半山腰有一块平地,……[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冲突

        无言地望着窗外,天阴了。    转身,我想推开房门,却又停下。我静静地伫立在它面前。它是一扇木门,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得粗糙了,裂缝也越来越深,残留在它一角的小洞将外面的光透了进来。这,似在提醒着我什么。    记忆中的一天夜里,我像往常一样因解决不了一道题目而心情烦躁,不希望被任何事任何人打扰。当我昏昏沉沉地沉浸在解题的过程中时,妈妈突然推开房门说道:“我刚才叫了你两三声都没听见,怎么了,还没写完吗?该洗澡了,热水给你弄好了,快去洗吧。”我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火冒三丈道:“你干什么!我不想洗了!反正我今晚也不打算睡,那些热水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手中紧握的笔被我重重地甩在地上。妈妈加大了几分力度推开那扇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怒意:……[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大山的孩子

      这是一座独一无二的山,山上满是树。松树、柏树……,从山脚长到山顶,四季常青,放眼望去,尽是绿意。古树参天,小树挺拔,参差错落,密密地挨着,抬头望去,不见蓝天。  一股湍急的山泉汩汩而下。山脚,一条清澈碧绿的小溪蜿蜒向远方。  溪岸,高低错落的窑洞零星地亮着灯光,远处,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这是个依山傍水,却贫穷落后的村子。  他土生土长在这个小山村,春看万物复苏,迷藏于林中;夏见草木葱茏,嬉闹于溪上;秋观硕果挂枝,奔跑于田间;冬赏雾凇飞雪,游戏于屋前。星子,明月,树影,溪流,一切的一切组成了他童年的摇篮曲,柔和而宁静,把他牵向每个斑斓的甜梦。  可是有一天,刺耳的电锯声打破了这个宁静。这时他已经成年,并且被选为村长。一丝不安与莫名的恐惧在他心底蔓延开来,……[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迷失在午后

      流水叮咚作响,为谁流下潇湘去?灰白的墙壁把寂静往四处延伸,像个浩大的迷宫,困住迷途的旅人。杉木高大却又凋零,枝桠上的是午后的阳光梦幻般的色彩。絮絮的流水,矮矮的檐墙,消逝在视野与时光里的杉木,路,究竟要去往何方?  午后,阳光慵懒而惬意。我和外公走在去往老屋的路上。老屋漏雨,已经不住人,只留一条黄狗。外公要拿两块瓦片,我正巧赋闲,也就跟着来了。我在记忆里艰难地搜寻着老屋的印象:门前有两口大水缸,缸面的水浮了一层绿,那水可真凉啊!以前的夏日,我总爱去把手浸在这缸里,仿佛就一下子洗去了夏日的燥热,从头倒脚一身舒爽。可我又想到嘎吱作响的老楼梯,锈迹斑斑的铁门,昏暗跳跃的光线,桌上厚厚的浮尘。倘若猛得开门,还有阳光下漫天飞舞的纤尘以及狂吠的黄犬。不觉头皮有些……[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归途

      我游走在这座年轻城市的边缘,看斑斓的霓虹灯打亮人们冷漠而麻木的脸;看男人们口中吐出的烟圈飘散在奥迪掠过扬起的尘埃里;看人潮来了又散,只来得及在我的视网膜上留下一道模糊不清的残影;看飞机疾驰过云霄;看被高楼大厦遮蔽的夜空,冰冷的明亮。    不,这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是土墙垒起的低矮的小屋子,缀在一条黄泥小道上。偏僻的小村庄堪称人迹罕至,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传承着最古老的作息。那里的苍穹深渊辽阔,云弦被飞过的鸟鸣拉奏,幽幽缥缈。迂回的小路上奔跑着不知疲倦的孩童。天色不知何时暗了,我看见年少的我坐在家门口的小土堆旁,亮着一盏暖黄色的灯,用沙子堆出了一个漂亮的小人——那是我在等晚归的父亲回家。 那时的我安静得不像话,父亲说我没出息,明明是个男孩却比小姑娘还……[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