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小编推荐 

  • 有路 有光

     放学的钟声敲响的时候,起跑的发令枪,也响起来了。    一天的课程结束,耀眼得发白的太阳开始渐渐向西边迈开脚步。好吧,现在、预备、跑!没有人下达口令,但一群孩子不约而同地冲出教室,每一个都像张开翅膀的雏鸟,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气向外飞去。    小小的黑黑的阿曼,也是其中的一员。    风在耳边掠过,书包跟随着步伐的频率,一下一下地拍打在阿曼身上。这条小路不短不长,沿着河道,时而弯曲,时而笔直,一直通向阿曼的家。这上面洒满了阿曼的汗水,和奔跑时飞快移动的小影子。    阿曼觉得这条路可爱极了,因为可以直接通到她的家,他是幸运的,班级里有许多同学没有一条小路,平坦地回家,他们要翻山越岭,还要穿过河流和荆棘,要比她更辛苦,比她跑更远。&n……[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致老友

      “我不在的时候,你一个人靠着墙;我在的时候,你靠着我的背。无论什么时候,那都是无坚不摧的。” —题记 有过酒肉朋友,有过言语知己,有过弦乐知音,但最值得提的莫过于那位老友。 不记得初识大庆那天是什么日子,也许是风和日丽,也许是杏雨微风,也许是电闪雷鸣,但我记得认识她后我的心情有风和日丽,有杏雨微风,有电闪雷鸣。   几年前,我们如胶似漆。那时我身上从来不带纸巾因此她笑称我为男孩子;那时每次过马路她都会拉着我的手说怕我走路不长眼;那时有一次晚自修下课回寝室,途经办公室,我恶作剧般地把她推进去,自己飞奔下楼,后来她追了我半路,却赶不上我,自己又生了半路的气。于是我扯着她的袖子说了半路的“我错了”。当时是我有错在先,却比她还委屈。   几年后,我们分隔两地。……[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我选择的路,不怕荆棘

      初中的时候,我用自己的压岁钱买了一台属于我自己的显微镜。“我刚买的金鱼呢?”突然听到父亲的咆哮声如海浪一般奔涌而来。我吓的屏住呼吸,整个人就像是触了电一般,动弹不得。因为他的爱鱼此刻正安静的躺在我的培养皿中。 显然,他看到了显微镜物镜下的鱼儿。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生气的说。我不敢看他,我好像感觉到他的脸在抽搐,并引起了周围空气的颤动,无法解释的我只好以沉默作答。我并没有想迫害父亲的爱鱼,只是想做一次属于自己的实验。记得在我 很小的时候,我看到电视上穿着白大褂的专家目不转睛的观察着什么,他好像并不跟我们在一个世界里,好像他的世界里只有他和那台显微镜。在那一刹那,我爱上了这个职业,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实验室。  不幸的是父亲以为我在瞎胡闹……[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峨嵋山行

      小时候看《倚天屠龙记》,对郭襄出家的峨嵋山倾慕不已,总想去看看那能使小邪内心澄澈如明镜的地方,于是便念念不忘。  小孩子的世界很小,所以远行的梦便成了我天大的事,在心中慢慢发酵,臆想中的路碧树繁花落英缤纷,总希望哪天梦想照进现实。  世间之事,心诚则灵,我真的上路了。在一次大考失利后,去看那钟灵毓秀的峨嵋山。哪知道沿途不尽人意,车厢闷热,行道树上蒙满尘沙,杂乱的建筑忽闪而过,更兼舟车劳顿,上吐下泻,只觉得这一切都糟透了,哪有什么江湖风雨,万里青山!儿时的美梦摇摇欲坠。  直到我抵达峨嵋山。  那一天黄昏吹着东南风,我看着日暮时分的峨嵋山傲然立于天地间,蓦然想到了遁入空门的郭襄。郭襄说她在峨嵋山出家是因为爱上了这里的烟霞,像极了十六岁那年的烟花。这时晚风……[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脚踏泥泞,俯首躬行。

      脚踏泥泞,俯首躬行。  协和医院的骨科病房昨天来了位新病人。  这人有些怪。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却是一股子超越年龄的成熟稳重。从昨天到今天早晨,他不说一句话,倚在床上低着头,两眼直直地盯着从未亮起的手机屏幕。邻床的大爷躺在床上,端详着这个年轻人,许久。  “你吃点儿饭吧。”  年轻人也不抬头,答道:“不了,谢谢您。”眼睛并未离开手机屏幕。    这天中午,一个衣着阔绰的妇人手提着许多营养品,神色匆忙地走向病房。还未进门,却换了脸色。她怒目着年轻人,像是积了许多的怨气。转而又是满脸的心疼。年轻人终于抬起头。  “早就跟你说不要来这穷乡僻壤当什么大学生村官,”妇人放下东西,接着说道,  “国家的发展是需要人才,可就你一个人也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不是?” ……[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少年成终,仍有向上之势

    少年成终,仍有向上之势  所以,爸爸妈妈的身影是模糊的,因而我的外公外婆成为我的依靠。他们是整日生活在农田的老农民,他们的皮肤因为整日在炽热的烈日下暴晒而变得黝黑,他们的手整日拿着锄变得粗糙,他们的额头因岁月的痕迹变得沟壑纵横,而我就是在他们的照顾下,就像他们种在田地中的梨树一样茁壮的成长。  过了一星期外婆外公他们就来学校看我适不适应,在我看见他们站在校门口,猫着身子,探着头寻找我,看着被冰冷的大门挡在外面的他们顶着砾石流金的太阳,就怕找不到我,太阳光闪射着我的眼,刺得眼睛生疼,给人增添几分烦躁。   今天我和外婆闹了点脾气,而外公对我很少要求,外婆要我在我难得的两天假期中,对我来我比跑马拉松还要有毅力完成的家务。可能是青春期时的叛逆,和她要求的总是……[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郑氏伞坊

      “阿才,咱们伞坊的情况你也了解,你通知大家伙都回家休息休息,陪陪老婆孩子,工钱我老郑照付,再开张那天我通知大家。”郑先生遣了店里的长工,叹了口气,急忙地往家赶。        近一个月来,郑先生过得颇不如意。郑家世代居于这水乡小镇,凭着一手祖传的制伞工艺在小镇的商户中占着一席之地。这么些年郑氏伞坊也越做越大,许多游人慕名而来,但求一伞。          事情的转变始于年初。       镇上接连搬来三家商户,店内卖的不是他物,正是这纸伞。旅游旺季将至,三家纷纷为之适势宣传,郑先生不为所动。谁知旺季来临,郑氏伞坊店外门可罗雀。郑先生面上未显分毫,心里却不免担忧,虽说伞坊越做越大,可哪里又是好经营的,这以后的路啊,难咯!他思来想去,再按捺不……[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 路的尽头

      我十三岁那年,因为实在对窗外每天拖着汽笛不分昼夜地呼啸而过的火车,我们举家从城西搬到了城东一座安宁些的小区。宽敞的楼距、优美的环境,我度过了一段安宁非常的日子。  直到三年后的某一天,这份宁静被打破。我的上学路上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人。那是个老人,在的印象中,他似乎总是穿着一套半旧的蓝衣服,一手挎着个布包,一手拄着根拐杖,在小区并不宽敞的外楼梯、小路、平台之间来回地溜达,破着只脚,神情迷茫。我那时离老远看见了他就想绕路,因为他那样子,实在像是从某个精神疾病防治机构跑出来的,让人着实害怕。几个月后,我去奶奶家玩时无意间提起了他,才知道他不是什么疯子。我奶奶认识他,这并不让我惊讶,毕竟我生活在一个人口只有几万的十八线边境小县城。提起那个老人时,奶奶叹了口气……[详细]

    阅读全文|评论
首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末页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