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历史故事:爱酒又戒酒的辛弃疾


爱酒又戒酒的辛弃疾
向明康

  自古以来,文人爱酒、醉酒的故事很多。晋代文豪刘伶嗜酒如命、纵酒无度。东晋田园诗人陶渊明,用酒为归隐后的田园生活增色。诗仙李白,斗酒可成诗百篇。北魏名人李元忠,数九寒冬冻得齿寒身颤之际,还把褥子拿去换酒喝。三国时孙济,曾以身穿之棉袍抵酒债仍不罢饮。唐代诗人贺知章以身佩之金龟来换酒,与李白狂饮。曹雪芹即使“举家食粥”,也时常赊酒度日。女诗人李清照“沉醉不知归路”,直至找不到回家的路。
  辛弃疾也爱酒,其《西江月·遣兴》可为一证: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这首词描写醉态、狂态,写得生动真切,栩栩如生。“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这两句是“醉话”,但“醉话”不等于胡言乱语。“松边醉倒”,具体写醉酒的神态。这不是微醺,而是大醉。他醉眼迷蒙,把松树看成了人,问他:“我醉得怎样?”他恍惚还觉得松树活动起来,要来扶他,他推手拒绝了。这些句子不仅写出维妙维肖的醉态,也写出了作者倔强的性格。
  后来,辛弃疾因嗜酒而生疾,连笔都拿不稳,在谪居惠州时,痔疾复发,诸医束手无策而百药无效。辛弃疾自知病根在酗酒过度,遂自戒其酒而痔不药自愈。此后仍滴酒不沾并书“从今东坡室,不立杜康祀”,以表示戒酒之决心。
  晚年闲居的辛弃疾,深知酒之害,曾一反其“激昂排宕,不可一世”的基调,写了一首止酒词《沁园春》。
  小序云:“将止酒,戒酒杯勿使近。”词中指斥酒杯对于嗜酒的知己少恩。词作这样写道:
  杯汝来前,老子今朝,点检形骸。甚长年抱喝,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气似奔雷。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浑如此,叹汝于知己,真少恩哉。更凭歌舞为媒。算合作平居鸩毒猜。况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实。与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犹能肆汝杯。杯再醉,道麾之即去,招则须来。
  词的大意为:把酒杯叫到跟前,与之对座。郑重其事地与它交谈,我今天深刻地反省,发现自己的身体已被你伤害。这么多年来,我病态般地贪酒,喉咙被烧得像锅底,幸而因病得福不再想喝酒,而只想酣睡。再不要像嗜酒如命的刘伶吩咐的那样,醉又何妨,死即可就地埋葬。
  我曾把你当作知心朋友,笙歌曼舞应酬请你来助兴合作,不料高兴中常常烂醉如泥。真够缺德呀!你这样亲敬于我,我也把你当作知己。但你劝我喝酒实际上是给我灌饮毒药,况今日怒恨也罢,想从前情有所爱。你虽有美丑善恶,终不能过爱成灾。所以,我现在恨你,请你快快离开,不然就对你不客气了。
  酒杯聆听这番肺腑之言,连声谢拜,并有礼貌地说:“既然你赶我走,自当知趣无奈,不过,你什么时候需要我,一定随叫随到,做到招之则来。”辛弃疾知酒为害,填此词责己劝人,其用心可谓良苦也。
                                                                                          来源:语文报高一版<span 10pt">2015年5月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