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走进大自然:关于自然话题的名家作品阅读


五花山

  我们走进山里去。小路从坡上的厚草中钻出来,好像一条金色的带子,清晨的露珠儿在枯萎的草尖上滚动。夏日烂漫的山花,早躲得不知去向,连最有耐性的野菊,也垂下了蓝色的花瓣,埋怨第一场秋霜的降临。
  然而仰脸朝上望,朝那霞光璀璨的树梢和密密麻麻的层林望,却见一片姹紫嫣红。几株红丹丹的槭(qì)树,猛地从五彩缤纷的林间闪出来,从上到下竟没有一片绿叶,清一色的红,红得发紫,紫得发亮,远看像一柄火炬,光焰灼人。偌大的林子,有了它,竟好像要腾腾地燃烧起来;走近了,发现它酷似枫叶,只是比枫叶红得更深沉。
  一株高大的白松,浑身披挂着彩云一般的山葡萄叶,那叶子竟是粉红色的,真像三月桃花。一阵风吹来,藤萝摇摆,巴掌大的红叶便忽悠忽悠地飘拂起来。林子深处,还有火红的山葡萄叶,闪闪烁烁,好似半天空翻卷的旗帜……
  几只不知名的翠鸟,落入淡黄色的桦木林,绕着那椭圆形的小叶片歌唱,又隐入黑森森的松针里去了。云杉、冷杉、鱼鳞松,似乎不想参加这秋季时装展览,规规矩矩地靠边站着。它们没有想到,正是自己那珍贵的绿色,做了绚丽秋景的陪衬。“红、黄、绿、紫……”我们数着大山的颜色,欢喜得迈不开步了。“这到底是什么山?”终于有人发问。“五花山。”向导眨着眼睛风趣地说,“你们数得一点儿不错。”
                     〔选自《感动心灵的美文》,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夏日草原﹙节选﹚
席慕蓉

  从来没有比走在无边无际的夏日草原上更令人难忘的欢畅快意了!
  首先是视觉上的舒展。
  我们的眼睛可以望到无穷远。然而,蒙古的草原又不是平坦开阔到无趣的地步,相反的,她总是有着和缓而优美的起伏,像是放大了的微微动荡的海浪,总会引诱你想稍微快走几步,好登上眼前这座基地广大的丘陵,眺望前方又有些什么新的动向和美丽的线条。
  即使有时在更远处真的有比较高大的山脉,那和草原连接起来的山坡坡度也不大,无论是步行或是骑马,都可以从山下从从容容地走到山腰,一路也铺着有如地毯一般的绿草。
  然后,就是那难以形容的芳香!
  野生的香草,在夏日遍布草原,好几种香味混合之后,那强烈的芳香如药酒又如甘泉那样的提神醒脑,沁人心肺,进入每一种感觉细胞的最深处,让生命苏醒,让我忘记了所有的疲劳困顿,只想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七八月间,时当草原的盛夏,阳光静好,青草繁茂,鹰从云层下低飞掠过,草丛间被我们的脚步惊扰起来的蚱蜢和草虫,在身前身后弹跳得好远,还不断发出“嘎”声的鸣叫,旷野无人,只有轻柔的风声,这里,应该就是天堂了罢?
                      〔选自《席慕蓉散文集精粹》,百花文艺出版社〕


尼洋河的水(节选)
朱增泉

  尼洋河是雅鲁藏布江的一条支流。
  尼洋河之美,美在水色。那清澈,那翡翠般的绿,那飞溅的洁白的浪花,三种视觉效果纷纷攘攘、难分难辨地交融在一起。藏族人崇拜大自然,祖祖辈辈用神话故事、美妙歌舞膜拜大山、赞美江河,用了一个词:飞花碎玉。哦,飞花碎玉的尼洋河。
  尼洋河有一景观,名叫“中流砥柱”。这块巨石像一枚带钮的四方印章,有一幢别墅大小,矗立在河的激流中心。河水冲击这巨石,溅起一片浪花,夺路而去,游人无不为之惊叹!有人说,这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惊涛骇浪,岿然不动。
  一路向前,涓涓细流越流越急,它要冲破各种阻力和障碍,不急不行,到了中游以下,河面越流越宽,水流渐渐平缓。这时的尼洋河已渐入佳境,河水中,可以看到对岸青山绿树的清晰倒影,天上的白云也到尼洋河里来游玩,它们被河水弄湿了衣衫,一件一件都挂到天上去晾晒。这时更想到一个词:行云流水。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境界,创造出这个美妙词汇的人,当他获得灵感的那一刻,我想心灵肯定已和大自然的美景融为一体了。
                         〔选自《人民日报》,2011年5月6日〕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