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忆儿时(节选)


  那是我五六岁时,我祖母在世的事。我祖母是一个豪爽而善于享乐的人,不但良辰佳节不肯轻轻放过,就是养蚕,也每年大规模地举行。其实,我长大后才晓得,祖母的养蚕并非专为图利,叶贵的年头常要蚀本,然而她喜欢这暮春的点缀,故每年大规模地举行。我所喜欢的,最初是蚕落地铺。那时我们的三开间的厅上、地上统是蚕,架着经纬的跳板,以便通行及饲叶。蒋五伯挑了担到地里去采叶,我与诸姐跟了去,去吃桑葚。蚕落地铺的时候,桑葚已很紫而甜了,比杨梅好吃得多。我们吃饱之后,又用一张大叶做一只碗,采了一碗桑葚,跟了蒋五伯回来。蒋五伯饲蚕,我就以走跳板为戏乐,常常失足翻落地铺里,压死许多蚕宝宝,祖母忙喊蒋五伯抱我起来,不许我再走。然而这满屋的跳板,像棋盘街一样,又很低,走起来一点也不怕,真是有趣。这真是一年一度的难得的乐事!所以虽然祖母禁止,我总是每天要去走。
  蚕上山之后,全家静静守护,那时不许小孩子们噪了,我暂时感到沉闷。然而过了几天,采茧,做丝,热闹的空气又浓起来了。我们每年照例请牛桥头七娘娘来做丝。蒋五伯每天买枇杷和软糕来给采茧、做丝、烧火的人吃。大家似乎以为现在是辛苦而有希望的时候,应该享受这点心,都不客气地取食。我也无功受禄地天天吃多量的枇杷与软糕,这又是乐事。
  七娘娘做丝休息的时候,捧了水烟筒,伸出她左手上的短少半段的小指给我看,对我说:做丝的时候,丝车后面,是万万不可走近去的。她的小指,便是小时候不留心被丝车轴棒轧脱的。她又说:“小囝囝不可走近丝车后面去,只管坐在我身旁,吃枇杷,吃软糕。还有做丝做出来的蚕蛹,叫妈妈油炒一炒,真好吃哩!”然而我始终不要吃蚕蛹,大概是我爸爸和诸姐都不要吃的原故。我所乐的,只是那时候家里的非常的空气。日常固定不动的堂窗、长台、八仙椅子,都收拾去,而变成不常见的丝车、匾、缸。又不断地公然地可以吃小食。丝做好后,蒋五伯口中唱着“要吃枇杷,来年蚕罢”,收拾丝车,恢复一切陈设。我感到一种兴尽的寂寥。然而对于这种变换,倒也觉得新奇而有趣。
  现在我回忆这儿时的事,常常使我神往!祖母、蒋五伯、七娘娘和诸姐都像童话里、戏剧里的人物了。且在我看来,他们当时这剧的主人公便是我。何等甜美的回忆!只是这剧的题材,现在我仔细想想觉得不好:养蚕做丝,在生计上原是幸福的,然其本身是数万的生灵的杀虐!《西青散记》里面有两句仙人的诗句:“自织藕丝衫子嫩,可怜辛苦赦春蚕。”安得人间也发明织藕丝的丝车,而尽赦天下的春蚕的性命!
  我七岁上祖母死了,我家不复养蚕。不久父亲与诸姐弟相继死亡,家道衰落了,我的幸福的儿时也过去了。因此这回忆一面使我永远神往,一面又使我永远忏悔。
文|丰子恺

写作借鉴:
  丰子恺的散文大多是生活中的所见所想,有对故乡的思念、对童年的怀想、对生命的咏叹。他总是以温柔悲悯的心来看待事物,然后形成平易的文字。
  1.选材典型,巧用对比。作者用深情的笔触回忆了儿时养蚕的事,抒发了对童年生活的深深怀念及对生灵杀虐的忏悔。所选取的事情具有江南水乡特色,这充满了趣味的事件,蕴藏着美好的人情美。作者娓娓道来,一方面引领读者走进儿时美好的童年世界,感受生活的趣味和人性的美丽,产生身临其境之感,也引发读者的共鸣;另一方面让读者以悲悯之心重新审视人世司空见惯的事,引起深沉的思考。文章多处运用对比,如祖母喜欢养蚕和“我”喜欢养蚕的不同原因,养蚕过程中无尽的趣味和养蚕结束之后的失落,回忆的“甜美”与杀虐生灵的忏悔,等等。这些对比突出了儿时记忆的美好难忘,表现了“我”对生命的尊重与善待。
  2.感悟独特,语言质朴。从文中所写内容看,“我”永远神往的是儿时欢乐的生活,但这种欢乐却是建立在虐杀生灵的基础上,因而“我”感到忏悔。既“永远神往”又“永远忏悔”,这种表面矛盾实则和谐统一的感悟很好地串联起儿时与成年之后的感受,显得独特而实在。全文语言不假雕饰,质朴叙来,给读者以十足的亲切感。

文章来源于:《语文报》中考版2018年6月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