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
中华语文官方微信

黄河一掬(节选)


  于是永波和建辉领路,沿着一大片麦苗田,带着众人在泥泞的窄埂上,一脚高一脚低,向最低的近水处走去。终于够低了,也够近了,但沙泥也更湿软。我虚踩在浮土和枯草上,就探身要去摸水,大家在背后叫小心。岌岌加上翼翼,我的手终于半伸进黄河。
  至少我已经拜过了黄河,黄河也终于亲认过我。在诗里文里我高呼低唤他不知多少遍,在山大演讲时我朗诵那首《民歌》,等到第二遍,五百听众就齐声来和我:传说北方有一首民歌/只有黄河的肺活量能歌唱/从青海到黄海/风/也听见/沙/也听见。我高呼一声“风”,五百张口的肺活量忽然爆发,合力应一声“也听见”。我再呼“沙”,五百管喉再合应一声“也听见”。全场就在热血的呼应中结束。
  想到这里,我从衣袋里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对着滚滚东去的黄河低头默祷了一阵,右手一扬,雪白的名片一番飘舞,就被起伏的浪头接去了。大家齐望着我,似乎不觉得这僭妄的一投有何不妥,反而纵容地赞许笑呼。我存和幼珊也相继来水边探求黄河的浸礼。看到女儿认真地伸手入河,想起她那么大了做爸爸的才有机会带她来认河,想当年做爸爸的告别这一片后土只有她今日一半的年纪,我的眼睛就湿了。
注释:①斛律金:南北朝时期北朝名将,是有史料记载最早咏唱《敕勒歌》的人。牧歌:《敕勒歌》。②刘鹗: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老残游记》的作者。他不仅文学造诣很高,还精通水利,对治理黄河决口贡献良多,著有《历代黄河变迁图考》等多部作品。
〖赏析品味〗
《黄河一掬》这篇文章,主要体现了作者对祖国故土的眷恋与热爱,正是第一类作品的典例。虽是节选,但也能见出作者行文结构严谨,张弛有度,语句间的节奏与韵律,更显示出一位诗人对文字的独到理解与精准运用。
〖写作借鉴〗
  余光中先生“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他的散文创作深受诗歌创作的影响,对语言的声韵与节奏感尤为注重,而这些也恰是汉语美感的重要来源。同学们不妨多放声朗读几遍文章,仔细体会语句中的对称、押韵,以及作者通过长短句搭配对全文节奏的控制,相信对写作会有很大的帮助。


文章来源于:《语文报》中考版2018年7-8月

评论:

已输入
  搜索标签
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晋ICP备11003498号-1